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与他共度六十一世——张国荣的电影生命!

楼主:杭州晓风书店 时间:2022-07-11 13:29:30

温馨提示:点上方↑↑↑订阅杭州晓风






13年过去了,我们始终不愿意忘记哥哥。他曾经说过:『人说猫有九条命,而做电影演员可以超过九条生命,每一部电影都是一条生命。』如今看着他的六十一部电影,恍然是跟随着他的六十一条生命过了一世又一世。此刻,当我们不能再拥有,唯一能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就让我这飞得老远老远的思绪,去收集他的流光碎影,与爱他的人们,共同分享。

哥哥的那些经典作,你还记得么?


他是《倩女幽魂》中痴情儒雅的宁采臣


越去追寻,越不知道自己找的是什么。”


《倩女幽魂》1987年


书生无法挡住那线光,要离去的终究要离去。倩女留下情,便留下了希望。无法挽留住相守的时光,永别了!为了来生还要在一起的承诺。被施了魔咒的爱情,有时需要王子的吻,有时需要适合水晶鞋的脚,有时只需要合力打怪兽。


阴阳两界的因缘,见证了爱情无边无际无形无影的伟大。纸上的铅字可以激活无限的想象力,但张国荣的宁采臣与王祖贤的聂小倩,从银幕里跳出来的人像却是牢牢吸住想象力的完美的诠释。


已分不清那是宁公子还是张公子了,哥哥的魂魄住在他演绎的每一个角色里,像他说的那样,他扩展了生命的维度,改变了生命的容量。



王祖贤曾经爆料自己在《倩女幽魂》中“妖气”太重,差点吓哭张国荣,王祖贤还说,张国荣当时非常年轻,让他和果子狸、蛇演对手戏,他吓得都快哭出来。不过很可惜,张国荣与果子狸的对手戏并没有出现在成片里。另外,有传“哥哥”之名源自《倩女幽魂》,聂小倩唤宁采臣“哥哥”,在片场亦如此叫开,大家跟着叫,由此留下“哥哥”的称号。


当然还有其他的说法,比如说张国荣和林青霞合作《白发魔女传》时试装,他赞林青霞:“姐姐你好美!”青霞回一句:“哥哥你也好美!”从此多了“哥哥”绰号。但也有一说《神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拍摄时,王祖贤习惯喊青霞“姐姐”,唤张国荣“哥哥”,自此大家都喊他哥哥。不管出自何处,这个让张国荣最喜欢的称呼,因为他也有了更深情的寓意。


《胭脂扣》中风度翩翩的十二少


你会为我而死吗?

不会。你呢?

我也不会。



1988年《胭脂扣》


你是青楼女子,我是纨绔子弟,世俗容不下我们,私奔的苦又承受不起,不如带着满满的浓情蜜意同赴九泉。于是,如花真的去了阴间,十二少却回头苟活在了人间。你说这样的情如何不叫人唏嘘?人鬼情未了,也未见得都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事实上,未了前缘,活着的人又是千般苦。她唱胭脂扣,他唱胭脂扣:“负情是我的名字,错付千般相思情,象水向东逝去,痴心枉倾注,愿那天未曾遇,只盼相依,那管见尽遗憾世事,渐老芳华,爱火未减人面变异。”


再回到人间,只为剖开伤疤,仔细看清那无法愈合的伤口。两个世界的人,相隔的不是五十年,是一条永远无法抵达对方心底的心河。《胭脂扣》是个从头到尾透着凄冷与悲愁的爱情离歌。让虚幻的戏剧故事褪去无情与冰冷的是现实。哥哥那句话注定成为传奇故事的序言:“等我们到40岁,你未嫁,我未娶,我们就在一起!”遗憾的是,纵身一跃与病魔的召唤,对思念他们的人,又是最残酷的。


他是《阿飞正传》中一生都在寻找生母的旭仔


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是先去拒绝别人。

《阿飞正传》1990年


我们一直困在保安的终极哲学三问里,“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因此,我们都像一只没有脚的鸟,一直在飞翔,一直在寻觅答案。然后在最疲惫无力的时刻,栖息在可以安息的枝头上,那枝头可能是属于你的怀抱,也可能是好心收留你的驿站,不管怎样,天堂鸟一定会回到天堂。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从一开始飞就可以飞到死的一天才落地,其实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这只鸟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或许,游戏人间的都是受过伤的天堂鸟,他们不仅无脚停不下来,他们还有满身的伤痕,像这个故事里寻根的“哥哥”,他一直在流浪,像浮萍,找不到可以停靠的岸。可是他有心,他说“要记得的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从他的生活里飘过的男男女女,苏丽珍,咪咪,生母,养母,听他心声的阿Sir,在另一时空活着的另一个他,他们此生亦不会忘了他。《何去何从》,他吟唱,“不知何去何从,我的情,来又去谁在意,黑夜中,寻觅一些感动。”


王家卫:“我想我不会拍一个张国荣的传记,或者是找人去演张国荣,因为我想他是唯一,也是不能取代的,他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


张曼玉:“《阿飞正传》的某夜班戏,我特别注意到一件事,我们正准备拍当晚最後的一场戏,当时已临近天光,那场戏讲述我的角色回到那个伤了她心的男人家里,执拾私人物品,镜头是向著我的,你只会看到他的背部,而最後他会离开镜头返回房间,当时每个人都很疲倦,我们心中只想著一件事,便是早点拍完可以回家睡觉,当工作人员忙於打灯及准备镜位时,我看见Leslie独个儿的在彩排,他要练到那走向走廊尽头的脚步声最准确为止。《阿》片是早期同步录音港产片的其中一部,当时Leslie已经意识到这些细节对整部电影及演员的重要性,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我必须承认我已静静的向他偷了师,在我日後的电影中大派用场。”


他是《纵横四海》中有点小自私与小敏感的阿占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她整世界跟着你



《纵横四海》1991年


狂欢的人浪继续沸腾时,他是提前退场的最与众不同的宾客。在《纵横四海》的时光里,哥哥、发哥、红姑,三个人的友情岁月,两个人谱写相守相伴,一个人笑傲江湖。活着就要活出“身手不凡”的姿态,即便这个世界负“真善美”一个交代。


如果夺回来的正义可以遍地开花,如果守护住的爱可以长流不息,这世界的歌声与微笑它便是人们头顶的苍穹,通往天堂的巴别塔建与不建,大概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戏如人生,人生却永远比戏残酷。


那时的哥哥,仍为爱守护着自己。那时候的人们也不知道,哪一天,他厌倦了这虚浮的舞台,哪一天,他再无耐心面对窗外的虚伪,他便会弃一切,选择《沉默是金》。只等《风继续吹》,听你唱“我已令你快乐 你也令我痴痴醉;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留住眼里每滴泪,为何仍断续流,默默垂......”




发哥给哥哥的信:


“91年吴宇森安排了Leslie 、红姑与我一起合作拍摄《纵横四海》 ,这部片子的大部份外景是在法国拍摄的,所以我们大伙儿一起飞到浪漫巴黎取景,这次外景,实在有旅行的感觉,合作的伙伴都是老朋友。每晚收工后, Leslie会带队到不同的餐厅用晚餐,我也不晓得他为何如此厉害,能够对巴黎的食肆了如指掌,每日收工大家去吃喝玩乐,日子过得轻松愉快,至今我依然很怀念那段拍戏的生活。


在法国回来后的日子,红姑有空会邀约我和Leslie一起叙旧,有时在我家、有时又会到他们家,每次到Leslie家,我都会赞美他的家居设计得好有品味,这个人的确是唯美主义者,所以一个如此爱美的男孩,我是很难接受他会选择跳楼自杀。”


发哥回忆哥哥的点滴,在哥哥去世前几个月,哥哥邀请发哥到他家一起用晚膳,当晚大家特别开心。发哥讲“Leslie(张国荣)一向给我的感觉都是很乐观,也懂得照顾人,当晚他没有给我讲什么不开心的事。”


他是《霸王别姬》中风华绝代任性的程蝶衣


“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


1993年《霸王别姬》


这是群戏中的一场盛宴,因为多了他,仿佛多了万道光芒。在那遥远的“传说”里,不愿从霸王的眼神中醒来的虞姬,唯有饮剑才可锁住梦境中的一切,从一而终,或许是报答心上人的执念;闭上眼睛,是免你牵挂,是宁为玉碎也要保存真心完整的执意。也许,不想醒来的不只虞姬一人,台下一双双跳动的眼睫,已醉在了幕下的爱恨别离中。


人戏不分的程蝶衣,深知戏非人生的段小楼,坐在了爱情跷跷板上的菊仙,三个人的感情要如何安放?没有多余的空位,只等一个人退出,漫长的人生,短促的爱情,蝶衣连选择永不低头的权利都没有。在兽云吞落日的离乱天象中,像一颗弓月弹下来的流星,他陨落,他消失不见。《当爱已成往事》,他唱,“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陈凯歌说:电影杀青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穿着戏服,微微笑道:“从此别过了”。我一瞬间醒来,眼角竟有泪水,所以他去世时,我立刻想到这个梦。并替他下了批注:“一个人在花花世界还能那么干净,你还要他什么呢?”



投资者徐枫女士(汤臣集团老板娘,汤珈铖的妈妈)说:“蝶衣戒大烟发毒瘾一节,第一次拍完导演陈凯歌就说可以了,国荣不满意要重拍一遍,连续拍了几次之后,他砸玻璃砸得太狠结果把手指削去一块肉,大家都很紧张他笑着说没关系这一回终于拍好了!他是每个细节都非常追求完美!”


1993年麦当娜写给张国荣的信:“亲爱的Leslie,《霸王别姬》在纽约首映时,影片给予我整个人很大的震撼。很久没有被一部电影感动得如此深刻,我爱上了程蝶衣的角色,我更爱上了你。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见面,并祝福你台北的首映成功,永远爱你的麦当娜。”


他是《春光乍泄》中天真魅惑的何宝荣


黎耀辉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春光乍泄》1997年


他们一直是AB面的合体CD,一唱一和着一生的恋曲。A是那么热情,B是那么恬淡,A睡在夜夜笙歌里,受伤的时候从B的怀中醒来;B醒在等一个人回来的家里,看到A的脸才能入睡。可是他们似乎不能相爱,不能陪着对方慢慢变老。即便忘掉世俗,依然不能完完全全地拥有彼此,因为他们是AB两面。



“让我们从头开始”,相爱的人用这句话道别,也用这句话重新在一起。他们分分合合也要循着那样的路,遗憾的是,偷来的手表无法锁住相爱的“天长地久”,最后一次分别,竟然再没有了“后来”。还会遇见相似的人,因为走到哪里,都有人很像你。只是,只是遇见而已,然后再分离。就像查小欣说的那样,“唐唐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因为他亦把所有的爱给了哥哥。”




《春光乍泄》在旋律里舞蹈:“你我在等天亮或在沉默酝酿,以嘴唇揭开讲不了的遐想,你我或者一样,日夜寻觅对象,却朝夕妄想,来日方长。”


刘嘉玲谈哥哥去世时的情况:“当人人都哭的时候,他(梁朝伟)一脸严肃,好像没什么事似的,等人们个个都接受了这件事时,他就来了!大概过了三四天,他实在忍不住了释放出来,哭到崩溃。”


从查小欣多年的观察,张国荣对唐唐有着无限的依赖。张国荣说,我喜欢他,因为他好,对我真的好好,他又会爱屋及乌,对朋友、对同事都义无反顾,对我,简直没话说!


《异度空间》2002年


我并不喜欢这部电影,一点都不喜欢。我也不太愿意提起这部电影,即便这是张国荣生前的最后一部电影。或许是因为模糊了戏里戏外的界限,让人感受到了太多交错缠绕的悲伤,《异度空间》自然而然地成为一部分人无端“迁怒”的对象,这部分人是包括我的。仿佛故事与人生是相互伤害的,这种伤害又不可控。事实上,摆脱掉幼稚的关联,尔冬升编出来的故事是有看点的,哥哥在电影里也有不俗的表现。


对于发生了的事情,若无法补救,是覆水难收,追究谁的过错都是毫无意义的,也许把一切都留给逝者,让他安静地带走,这是最好的善后。怪你过分美丽!美丽的不只是容貌,还有他的一颗心。倪匡先生说哥哥“眉目如画”。尔冬升说,他第一次看到张国荣,留给他的印象便是“他很英俊。”


之后,他们经常接触,成为好友,尔冬升又这样讲:“我跟他合作过三部电影,在拍摄现场,他很懂得搞气氛,帮助其他的工作人员,令大家都能在轻松的气氛下工作。他更时常安抚大家的情绪,叫人不要发脾气、不要紧张、不要焦虑。拍摄《枪王》时,他便常常安慰导演罗志良,直到《异度空间》都是一样。”


拿出他所有的电影来重看,叹息着,感动着,难过着,很多时候也大笑着。从来没有什么电影让我看得如此聚精会神又如此魂飞魄散,如此思潮翻涌,如此心力交瘁。写他的电影全记录,已经不可能客观了,我己无法再去欣赏电影的什么思想性、艺术性或者是娱乐性,每一部电影都只剩下了一个张国荣,我的眼睛穿越屏幕,看着这个人的音容笑貌,也看着他在角色背后的成长与生活。

——的灰



Leslie, I honestly love you.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明星,他的魅力给人安慰,他的风格让人能感受到艺术的美感和生命的喜悦,他散发的光芒能照耀别人。哥哥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内心敏感脆弱,却把最坚定完美的一面呈现给观众,留下无数能够反复品位的电影和歌曲作品。


爱会随着时间流逝,但完美的一个瞬间,也许是眼波流转的一个回头,也许是欲言又止的一个背影,却能在记忆里变得永恒。


他在时间里变得愈发完美,似乎不能更完美了。我们会慢慢老去,变得跟《胭脂扣》里的十二少那样可耻又不堪,而他,则加入了天使的行列,完全地从时间中获得赦免。





《与他共度61世——张国荣的电影生命》(纪念版)

作者: 的灰 

出版社: 上海书店出版社

页数: 706

定价: 175.00元

装帧: 平装

《与他共度六十一世》,就是一部张国荣电影生涯的全记录。全书洋洋洒洒30余万字,800余幅获得香港电影双周刊独家授权的剧照,61部电影逐篇细说从头,从影片内容、演技评价、艺术风格、旧闻花絮、影坛大动荡直至微妙变迁,无所不包,无所不言其详。犹如一个个分镜头剧本,将电影中的世界历历再现,还原出一个艺人毕生的电影生命传奇,也还原出整个香港电影最为辉煌的黄金年代。


长按以下图片“识别二维码”“阅读原文”

与哥哥共度六十一世! 



晓风书屋


微信号:xiaofengwenhua


分享最新最美最好的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