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张国荣61岁诞辰:你的一生,只借我半程!

楼主:上海范 时间:2021-05-04 13:48:10


今天是张国荣61岁生日,如果他还在的话。


只可惜,没有如果。


距离2003年香港酒店顶楼的纵身一跃,已经过去14年了。



每年都会有人怀念哥哥,怀念他风华绝代的一生,怀念他唱过的歌,演过的戏,还有他爱过的人。


你的一生,只借我半程

1

1982年12月9日,香港丽晶酒店,他遇见了他。彼时张国荣26岁,而唐鹤德不过24岁,一个是歌坛新秀,一个是性情中人。少年裘马,衣履风流。


三年之后,两个人走到了一起。曾经的相识之情加以铺垫,一切过渡都是水到渠成。



两人感情刚刚开始时,张国荣正经历人生中最失意的时刻。他生活非常拮据,最困难时连房租都付不起,而平时称兄道弟的朋友几乎都了无踪影。


而当时只有唐鹤德的人肯支持他,帮助他。其实唐鹤德自己也捉襟见肘,却把积攒大半年的工资奖金一分不少地全部主动给张国荣,帮他渡过难关。



张国荣直到20年以后才知道,原来,唐鹤德在那段时间里,为了不让张国荣心生内疚,一直瞒着他,而自己却心甘情愿地私下里吃了几个月最便宜的便当。



还有一个小故事,有一天,外面在下雨,唐生便急忙赶过来接张国荣,他远远的下车,先老远地冒雨跑过来把伞递到张国荣的手里,然后才跑回驾驶座调车头,将车泊到张国荣的面前。


张国荣微笑地举着伞,站在那里,静静地凝视着车里那个深爱的人。这般默默相守的温情,远胜万两金。



2

1985年,张国荣凭着一曲Monica攀上事业上的第一个高峰。他们也开始了长达18年的恋情。


在那个时候,他们俩的感情,根本无法被世人接受。


那时张国荣已成为巨星,但为了保护自己的恋情,甘愿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远走加拿大。唐鹤德也向所在的银行申请驻加工作,与之同进同退。



在加拿大的那段时光,两人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他们煮茶论道,看书怡情,与朋友小聚。不是神仙,却赛过眷侣。


远离一切喧嚣陈杂,怡然自得。



3

安逸日久,张国荣唱歌的热情复“蠢蠢欲动”。于是唐生二话没说,和他又回到香港。张国荣不是那种一腔孤勇的人,但在感情面前,他不想再退缩,于是用歌声表达心声: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1997年1月4日,在张国荣红馆复出演唱会的最后一场个人演唱会中,八万人的会场座无虚席,唐鹤德化身张国荣的头号歌迷,在台下支持他。


哥哥很少穿得那么正式,那天,他一身黑色礼服,打着领结,站在皎洁如月光的灯柱里,目光炯炯,语气深情:

“妈妈,今天晚上我要送你一首歌,同时,这首歌也要送给另一位在我生命里占有非常重要位置的朋友.......”


这位朋友是谁,已不揭自明。


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唱罢,台下的唐生早已泪湿眼角。



5

又一个微风沉醉的晚上,他们行走在夜色阑珊的街头,无意瞥见了记者的张国荣已洞悉他们的意图,于是,毫不犹豫,牵起唐鹤德的手,只给目瞪口呆的狗仔队一个笃定与骄傲的背影......


记者在不经意间惊异地发现,这两个深爱彼此的男人,居然连走路的步伐都如此和谐一致。


而这张图,也被人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牵手。



6

说起唐鹤德,后人才觉得,他和哥哥的感情,就像王子和王子的爱情,是命中注定。



唐鹤德在中学时期,就已经是一表人才的班长,也是让无数女生尖叫的篮球明星。在事业上也很有投资天赋,曾经任高职于香港渣打银行和香港万宝国银行,深受欢迎。



张国荣性格忧郁,但骨子里却有孩子一样的顽皮和炙热,每当他冲动和急躁时,唐生都如一阵徐徐的清风,为他冷静地分析,权衡利弊,帮他纾解狂躁和沮丧的情绪。


张国荣自幼和父母关系疏离,但唐鹤德却成为他最信赖和倚重的人。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爱绵绵无绝期

7

后来,大家都感受到了,看他们02年的照片,张国荣的眼神已开始不对头,而Tong眉宇间隐藏忧虑。


原来,那时哥哥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由于过分追求完美的性格和来自各方面长久施加的压力,张国荣劫数难逃地罹患上了精神疾病——抑郁症。成月成月地失眠,头发成片成片地脱落……


几个月下来,已是形如枯槁。



“这几年,好多人伤害我,不但伤害我,伤害我亲人、情人,明白我是一个艺人,但都是普通人,没办法不去处理面对……不要再伤害我,不过,好多谢多年大家支持,上天公平,不理你是男是女,我最爱都是你……哥哥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他半步也没离开过张国荣。哪怕Tong知道当病犯起来的时候连自己都可能会被伤害,他也仍然义不容辞地对爱人不离不弃,义无反顾地每天照顾着他。



据后来医生回忆,那段时间张国荣每天遭受着病痛的折磨,长期以来他每天都要忍受着中药苦涩的味道,掺插在一起的扑鼻味道让人一闻就想恶心呕吐!


有时候张国荣耍孩子脾气不愿意喝,Tong害怕不一样喝药会影响到爱人的病情,便自己先喝一口,再像哄宝宝哄张国荣喝一口……


久而久之,Tong也因药物的副作用给身体带来了一些伤害。而尽管自己掏心掏肺用尽全力,却也无法帮他减轻痛苦。


那天下午张国荣在文华酒店24楼健身房里的时候,病又发作了……这样的煎熬已经有整整1年了,没有人能想象得出来他那个时候身心有多么痛苦,在病发时,人的意志会时而恍惚。


于是,就在那个悲伤的傍晚,张国荣从24楼跳了下来……


8

而在张国荣出殡的当天,唐生站在张国荣的遗照旁边,悲伤得不能站直。



不禁又想起了张国荣曾说过的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我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爱人对我的爱。”无论什么时候,他都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会天长地久、地老天荒。


从葬礼开始到现在,纵使是哭泣也会尽量克制自己的唐生,在那一刻,对着慢慢散去的烟雾,他终于忍不住眼泪溃堤,伤心欲绝,嚎啕大哭。终于忍不住一声一声地哀哀呼唤:“阿仔,阿仔,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几天后,身穿睡衣的他强忍住泪水,两手紧握栏杆。有些记者别有用心地问他:“此刻你是不是最爱张国荣?” 


突然间,一向内向腼腆的他情绪激动地说:“你为什么说是此刻?我一直深爱着他,不止现在,二十几年都是如此!我和张国荣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



直到现在,唐生仍然独自守护着他们自己的家,从未离开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话:“我会让你比我先走。帮你安葬,让你安心。把痛苦留给我,把寂寞留给我。这,就是我疼你的方式。”



此后他深居简出,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他一个人独居在他二人以前位于加多利山的寓所,守着哥哥的骨灰,和他留下的大狼狗为伴。偶尔出去与友人一起打球或小聚,那些人也都是哥哥生前的故交。


哥哥昔日的车牌“339”及其司机,他一直留用着。张国荣生前所有车的车牌,不管前面的两位字母如何组合,后面三个数字都是意味深长的339,因为粤语发音里“339”代表着长长久久。


哥哥去世后,唐鹤德无论换了多少次车,车牌一直未换,尤其是他的新车更是冠以“DC339”(唐张长长久久)。



爱屋及乌,此生不变。


甚至他的骨灰,他也供奉在家里。一如,在爱妻萧珊去世后,巴金先生将她的骨灰放在卧室,“就像她一直都在我身边,不曾离去。”


哥哥十周年祭之前,他被记者拍到胡须满面的样子,形容憔悴,与以往玉树临风、酷爱整洁的唐生判若两人。记者问他有否特别挂念哥哥,他一闻哥哥名字神色即刻黯然,球也不打直接回家。


他是他心上不能碰触的疤,永远鲜活如初的伤口,横亘在那里。



看了港媒报道,说唐先生从未真正走出这份感情,他一直在积极参与各种纪念哥哥的活动,而且从来没有被拍到有新的恋人,经常被拍到的反而是他深夜工作后回家,一个人孤独的出门,遛他和哥哥养的那只狗。



很多感情在世人眼里是不允许,是不接受,是不愿意祝福,想来,也许世人最大的宽容是在各种网页检索“张国荣爱人”一栏里写了唐鹤德三字。


突然想起来,唐鹤德在张国荣的葬礼挽联上写着:十年生死两茫茫


死亡,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


我们似乎对此有着神秘的恐惧感,如果你有机会让你体验一次死亡的感觉,你愿意吗?



死亡并不赋予年富力强者以豁免权,死,是需要准备的,那么我们该活出什么样子,在临终时才不至成为难以死去的人?


如果你愿意,醒来死亡体验馆讲给你一次这样的机会,直面死亡,当某一天,我们不能陪着自己亲爱的人去死的时候,却能够在这之前,探一探这条路。



整个场馆面积有249平米,由九个连续的体验空间构成,微言-念尘-生花-无常-彼岸-空色-归零-初心-醒来,贯穿了从生到死、再到重生的历程。


▲ 念尘


▲ 生花


▲ “焚化炉”内情景


活着的人不太愿意看到死亡,

总是会把死亡自动屏蔽出自己的生活。

当直面死亡的时候,

会恐惧、不安、痛苦…

隐忍的不去谈这个事情避免家人伤心,

也会有突然之间的负面情绪爆。

当面对即将离世的亲人,

往往忽略很多“死前”会发生的问题,

无法“安抚”即将面对死亡的亲人,

更关注死后的世界和后事的操办。



这是一场“社会模拟”游戏,

是双重的死亡模拟——身体的和社会身份,

看不见的“上帝”通过麦克风与场内交流。

如果你也想更一步了解死亡文化,

“醒来死亡体验馆”

体验一次!

免费死亡体验

在文末围绕“生存与死亡”留言

截止到9月14日下午14点

范范姐会从评论里挑选4个最走心的留言

送出“醒来死亡体验馆”门票1张


PS.一定不要和亲近的人一起参加。心脏病患者,抑郁症等精神疾病患者切勿体验。


更多精彩故事,点击下面蓝字:

在上海,螃蟹的100种死法。

嫁错了人,女人连命都不是自己的!

再看一眼,曹家渡花鸟市场!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