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同性之间有个大叔男友是个怎样的体验?

楼主:顾瑾少年 时间:2021-03-18 08:16:10

只要你能来 多晚都没关系

? and ?



- 2017.12.18 / 陪你的第196个夜晚 -

 

1,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而我的路与你的是连在一起的。”


0.我十八,他三十。
他出现在我人生中最困惑最阴暗的阶段
并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朋友问我,去北京做了什么,
我说没什么,碰见了一个男人。
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中秋后,北京
好像刚开始有共享单车,
把同学送回学校后,忍不住试了试。
吸着雾霾,绕着五道口
看见周围那些大学,看出神
差一点我就也能来这里上大学了,悔终生

骑着骑着就没了方向,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最后闯进了一个小树林,一下就撞树上了…
车动不了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某人骑着单车路过,
他看见树下有个奇怪的人蹲着…
在望着自行车的尸体发呆

他把自行车停下来了,我抬头。
毛茸茸长的可爱了不起啊!
敢这么盯着老子看!
一把火把你睫毛烧了!
然而可怜的我并不能做什么,只能把头底下
希望他赶紧骑走。
什么声音,卧槽!他已经走到我身边来了,我马上摸了一下我的钱包和手机。

他:哈哈,不要紧张,你自行车怎么了?
我:没怎么。
他:你确定?
我默默站在旁边,看着他给我修自行车,
他随便弄了两下,我的自行车就又能动了。我很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他又笑了…
然后他回去坐上他的单车
我又摸了一下我的钱包和手机,还在。


他问
你多大了啊?十八
真实年龄呢?十八
你确定不是十四吗?确定
你住在这里吗?不是
那你来北京做什么?
中秋回不了家来找高中同学
中秋是什么啊?
中秋啊,得和家人在一起,吃月饼……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
都说了回不了家!远!没钱!

"同事叫我去吃饭了…
你知道,这种商务晚餐必须参加的。"
"嗯,再见!"
"那个,晚上见,好吗?"

“呐,给你吃饼子"
“什么?这是什么?月饼!”
天呐,中秋节吃的第一个月饼,
竟然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怪叔叔给的。

“好吃吗?”
“好吃”
“真的吗?”
“不好吃”
“哈哈哈”


彻夜长谈,
从他的工作到他眼睛的颜色
他自认为他是一个无聊的人
我知道,
但是他很幸运,他遇见了我。

2,

作者:匿名用户
来源:知乎

那年我20岁,温润如玉;那年他32岁,儒雅翩翩。

我的理想型是大叔,是那种稳重成熟型又长得好看的大叔。他在那段时间满足了我此前一切的想象。他是一个上进、有思想、有能力的人,我以前总觉得这种人一定很强势,一定高傲。但是他,在生活当中,只要是我想做主的事情全都由我,我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他一定能给我一个好的建议。

三年了,我们之间没有一次的大争吵,主要是我们之间很默契,价值观也很贴合,但是你知道,偶尔的无理取闹,偶尔的撒娇耍脾气还是有的,但他每一次都不会出声,由得我说。但是他越是不出声我就越气,我觉得这是冷暴力,我就bia bia bia……他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在我bia bia b...然后一把抓住我的头往他怀里拉,轻轻抚摸我的头发一边温柔地说:“好好好,我都知道,不要生气好不好。”玛德!每一次都是这一招!屡试不爽!怪我,那一种被喜欢的人搂在怀里温热的感觉,我真的受不了:)

虽然是大叔,但是真的很调皮。我经常笑话他很多糗事,我笑得满脸通红那种,他只能在旁边盯着我那种。可能因为这样,他经常策划一些整我的方案,是真的搞事情。

上一年我生日,我和他去太古汇星美乐,因为他之前就说好了晚上有工作,真的没有办法抽时间,我也是善解人意,没有生气,那就约了个下午茶。还是像平常一样他进去买,是我喜欢的草莓cake和洋甘菊茶。捧出来放下之后,偷偷摸摸地从背包里拿了一个深蓝色的盒子藏在背后,我也很识趣,假装吃蛋糕没有看见这一切。

龇牙咧嘴像个傻子一样看着我。

我:干嘛…笑得这么样衰
他:我准备了礼物呀
我:难道我生日你还打算没有礼物?
他:你猜猜是什么?你一定很喜欢!
我:…………你好烦(撒娇语气)

然后我就随便猜了几个,他都说错。其实,我是大概猜到正确答案的,因为我在前一段时间,已经暗示很多次我想要的礼物。

我:我觉得自己好厉害,一瓶香水居然用了一年多。
他:还没用完?你每次喷超级多。
我:我没有咯,每次都是三四喷而已。
他:你敢不敢现在去车里闻一下,绝对是你浓烈的香水味。

(感觉他把话题带跑了,我又带回去。)

我:说得你很不喜欢闻一样?是谁经常晚上把头塞过来说后调很好很好很好闻很喜欢的?这一次!是你会更喜欢的味道喔!
他:什么味道?
我:黑雪松与杜松,听说是性冷淡的味道!我感觉喷了会像faye姐上身一样,酷死了,哈哈哈哈!
他:什么???性冷淡?那你想都别想。

然后他就开始开车,污污污,说一些儿童不宜的话。我...也被带跑了,一起说了。哈哈哈哈哈哈!后来他告诉我,其实是故意假装没接收到信息,想让我收到礼物的时候更惊喜一些。

所以啊,我已经猜到礼物一定是Jomalone的香水,我就装装猜不到吧。

然后他就反手把礼物像在变魔术一样拿出来了。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的蓝色盒子,我一看,不是香水了,那我猜,可能是我之前也说过喜欢的潘多拉那条男款银链?

他迫不及待地让我快点拆开礼物。其实我当时从他那么贱的笑容里就应该要知道肯定有诈!果然我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我一打开!是一条项链!一条幼儿项链!吊坠是一颗大宝石!宝石里面是那种印刷的冰雪奇缘的公主卡通!我去你的!!!

我一开始是疯狂地笑,我说我肚子疼了笑得。但是他很严肃,问我,你不喜欢吗?

我:你认真的吗?冰雪奇缘?啊?
他:我以为你会喜欢,我不是经常说你是我的elsa公主吗?(严肃脸)
我:…………
我:没有其他了?你今年是准备了两份礼物吗?
他:不是。你是真的觉得这个礼物有问题吗?
我:你是真的觉得这个礼物没问题吗?(捂脸尴尬笑)

后来我就一直延续了刚看到这份礼物的大笑表情,一直在笑。我心想既然是他有意准备的礼物,那我也不能给他泼冷水,那就装得自己被闹得很开心好了。其实虽然什么礼物都没所谓,但是给我一个冰雪奇缘的卡通项链,还理直气壮,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莫名其妙还有点委屈。

他一脸狡黠的表情看着我,抓住我的手,放到他嘴边很用力亲了一下。那可是星美乐的outside,人来人往很多人的,我立马把手缩回来。

我:你疯了。
他:我疯了。

他去工作了,我找闺密约了个晚饭庆生就回家了。洗完澡已经躺床上,刚想微信问他工作忙完了没,累不累之类的。刚拿起手机他就来电话了。

他:在干嘛呢?
我:准备睡觉,你好了吗?
他:你下来。
我:下来?什么?
他:到你家楼下来,我到了。
我:你又想做什么啊?
他:想你了,下来再说,等你。

我心想这家伙一定是精虫上脑这么晚还跑过来。穿着睡觉的T恤家居裤踢着拖鞋就下去了。

他:给你(递过来一个黄色绑着黑丝带的盒子,Jomalone香水标配)
我:你特意去重新买礼物?还这么晚拿过来,你是不是傻的啊?
他:不是啊,之前去专柜这个黑雪松与杜松已经没货了,sales说要调货,本来说昨天就可以拿的,怎么知道突然延迟,要今晚才能拿,哈哈哈哈哈,所以早上就送个elsa给你充充数先咯。elsa喜欢吗?
我:你就是故意报复想捉弄我吧。
他:要报复的话…应该是折磨折磨你这个“性冷淡”?要不…让我就闻闻是什么味道吧?
我:走开啦。

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就主动往副驾位走,自动自觉上车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又想笑又想哭。一边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一边又觉得自己下午莫名其妙受的委屈好像突然被安慰。是感动吗,好像是。

那一晚……性冷淡香水不性冷淡。

回想起这些点点滴滴,让我又想他了。曾经,我也大胆幻想过,和他一生一世的场景。我觉得,如果上天怜悯,我们一定是一双佳人。

上一年的夏天我们分手了,那个像寒冬一般的夏天。今年年初他结婚了。

其实和他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个无可避免的现实,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我懦弱,只是我失败。他是潮汕人,我大广州我自认传宗接代的思想都还没动摇,更何况,是潮汕人。刚认识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他对他家人很好,他很保护他的家人。我那时已经预知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曾经我和自己说,谈每一个男朋友,都要问清楚他们以后结不结婚,结婚的一律拒绝bye bye。但是面对他,我从来没有问过一句,我从来不敢问一句,一句都没有。

我只是祈祷这一天可以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又或者我也会有一点可笑的侥幸,希望他永远不会。

其实我一个这么心水清的人,很多事情是很容易看出端倪的。上一年过完年,他从潮汕回来,话少了很多,也整天心事重重的样子,但是又默默地对我更加地好。我很怕,很怕,我很想问他到底怎么了,可是我不敢,我真的不敢。

有一天晚上我们躺在他家床上,他突然抓紧我的手。

他:我问你一个问题哈…我是说如果…如果而已

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快得好像要炸出来一样。我的头很重,眼前天旋地转,我在抖,我想控制自己,控制不住。他感受到了,他的手在用力。我没有出声,我说不出话。

他:如果有一天,我说我要结婚了,你会继续留在我身边吗?

我沉默了很久,时间像静止了一样。

我:那……我想你别走,你会走吗?

………………鸦雀无声

我挣脱开手转过身背着他,我忍不住了,我的眼泪哗啦哗啦流,鼻子完全塞住,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不想让他听到声音。只是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而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动静习惯呢。他马上伸手过来把我搂住。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动静,但是,有液体在滴到我的脖子上,滴...滴...滴...

之后我们冷静了几天,没有联系。后来他约我出去,说想去珠江边兜风,我说好。其实我已经做好准备,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果不其然,摊牌了。就是过年的时候家里人春节惯例催婚,但是他已经35岁,爸妈在家已经要发火了,所以过年他回去的时候他爸妈把早已准备好的媒人婆约来,后来在过年期间就已经和一个女孩见了面,而且那女孩挺喜欢他的,他也觉得那女孩不错。

为了满足爸妈,为了组建家庭(他很喜欢小孩子),他要选择结婚。

这晚,没哭没闹,就像我们往常商量事情一样。

我:其实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这一天终究回来,曾经我幻想过无数个版本,想好无数对话,原来,这个画面,最后是在这里发生。
(刚一起不久的时候我实习的事情加上身体不舒服,压力很大,几近崩溃,他经常载我出来江边,这个景色之下曾经有我们无数个甜蜜的热吻。)
他:你生我气吗?
我:不会。
他:你能接受我结婚吗?
我:我有很久心理准备了,或者这本是我该受的,没关系。
他:对不起...我...
他:所以…
我:嗯?
沉默......
他:所以…我们可以keep touching吗?
我:什么意思?
他:就是我们该怎样还是怎样
我:你疯了,不可能。
他:是…我疯了…
他:可不可以求你,求你,为我最后委屈一次。以后再也不让你受委屈。
我:不可能的。(我很决绝的语气)
他:你在生我气。
我:是你教我的,做人不能贪心。既然你选择去组建家庭,说心里话我没有怨你没有恨你,我怪我自己当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希望你是一个好爸爸,好丈夫。你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我可以把你记住,可你要把我忘了。
他:不行!我不要!

他转身一把按住我,整个人想从驾驶位骑过来,我双手撑起立马把他挡住用力推回去,他人撞回到驾驶位上,头很用力撞到头枕了,整个人摊在那里。

我:够了,够了…

他在用力打自己巴掌,我很想抓住他的手让他别,可是我没有,我一直看着前方,控制自己不理他,我看着广州塔,彩虹色的灯光很美,曾经我们在那上面俯瞰万家灯火,他指着某处对我说:“xxx先生,你愿意在未来成为那里的小男主人吗?”那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

我:我困了,走吧。

后来约了一天去他家拿回我的衣服,因为有时会在他家睡,所以有几套衣服和一些日用品放在他那里。

我在他房间收拾衣服,他坐在床边,我折好几件衣服就放到床上,他就给我弄乱,我再折,他再弄。

我:先生,请问你几岁了?
他:真的走了吗?
沉默......
他:以后可以再请你吃禄鼎记吗?可以再陪你去星美乐吃草莓cake吗?可以再一起排队买喜茶吗?可以再一起去UNIQLO一起进试衣间试衣服吗?
沉默......

我继续折衣服

他:你是想一辈子不见了吗?你真的这么狠心吗?
沉默......

我继续折衣服

他一手把我折好的衣服全部扫到地上,很大声很凶地说:“你听到我说话没!”

他从来没有这么凶和我说话过,三年了,一次都没有。

他:我问你,是不是要以前后再也不见了,是不是就这样再也不联系了,你是不是要再也不理我了。(这时他说话已经开始略带哭腔了)

我:是。

他疯了,直接把我推到在床上,紧紧地抱着我,放声大哭。边哭边说:“不!不!我不要!你不能走!”

一个比我大12年的老男人,一个曾经给我无穷力量的男人,一个曾经波澜不惊的男人,一个像我的避风港一样的男人,居然在我怀里哭成这样?我吓到了。听到他哭成这样,我怂了,我忍不住了,我也哭了。

两个颤抖的泪人抱在一起。他开始亲我,舌头也来了,夹着眼泪咸咸的味道来了,手也开始不安分了,某处也开始建楼了。他脱我衣服,我没有拒绝。不知道是因为一段时间没见,还是因为离别夹杂着情绪,这一次他特别用力,很大力,真的疼。可是,跟心疼比,又算得了什么。

与其说是分手炮,不如说,是我们最后为彼此绽放的一场烟火。毕竟在我心里,一转身,就会是一辈子。

完了之后他说要送我回去,我说不用,我自己打车就好。他坚持送,说我不能这么狠心,要给他“赠送”多一点时长。我说那好。

到我家楼下,我下车,他也跟着下车,抓着我的手。我说别这样。他用力抓起,放到嘴唇边深深亲了一口。一边抬起眼很轻很轻地说:再见。

我微笑,眼泪要流出来,我抬起头,他抓紧我。

我知道,不会再见了。

“拜拜,我上去了。”

转身之后我没有回头,不敢回头,拿起手机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删掉了。

之后他微信有重新添加我,我没有接受。

后来,今年年头他要结婚了,托共友把请帖给我,我拿火烧掉了。他发短信给我,叫我一定要去,我没有回复,把短信删掉了。

你西装革履,身边人却不是我。还要我看你们生死契阔海誓山盟,你好狠心。

那一晚我和闺蜜去了酒吧喝得烂醉,凌晨时分在长堤外哭得呼天抢地,两个膝盖都摔破了。

你曾经是我最宏伟的蓝图,你现在是我最美好的回忆。老男人呀,我是衷心希望你能幸福,以前一起的时候我几乎都不肯说,现在想说了,我爱你。

会不会想他,那是当然。我也很佩服自己面对他的时候能够如此狠心冷漠。刚分开那段时候,几乎每天都流眼泪,走大街上流眼泪、带着耳机听歌流眼泪,打游戏流眼泪、唱K流眼泪。食不下咽,一点食欲都没有,那两个月瘦了10几斤。

现在还是会想他,只是,伤口总会慢慢愈合,人也会慢慢坚强起来。

faye姐的歌词

有时候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来又如风离又如风 或世事通通不过是场梦

刻骨铭心来放心归去未算无一物

未留住你却仍然温暖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3,

我96年 他86年 大我十岁。
我狮子 他白羊 星座书上说我们绝配。

我俩都是武汉人。


去年年底 在江汉路面基
中午吃完饭 逛江滩旁边的科技馆
然后去黎黄陂路
他带我去星巴克 他最爱抹茶拿铁

他说喜欢喝抹茶拿铁的都是gay
我说手腕脚腕戴红绳子的都是gay
他说坐在对面盯着咱俩看的肯定也是

鉴于午饭和星巴克都是大叔请客
所以晚饭我很自觉先把钱付了

之后各回各家 算是一次不错的面基

没过几天就是元旦
大叔说想和我一起跨年
晚上和他的朋友一起去酒吧玩
那是我第一次去gay吧 酒吧太吵 我不喜欢
大叔也很少去这种地方
我说 他是滚滚浊世里的一股清流
第一次见这么多真正的gay 什么类型都有
我很老实的坐在大叔旁边和他的朋友玩游戏

倒数的时候亲了他一下 看得出他很高兴
凌晨两点居然订到了酒店
第二次见面 我们就开房了
当然故事并不像俗套的方向发展

到了房间 把他按着狂吻
各自都洗完澡 他说喜欢裸睡
我不知羞耻地说 我也是
晚上抱着一起睡觉 除了亲吻 什么都没干
我当时的想法就像志明与春娇里说的
有些事情不用一晚上干完

睡到中午退房 吃饭
又去江汉路唱歌 大叔唱歌很好听 声音很有磁性
他能把女歌手的歌唱出自己的味道
我们合唱了一首 因为爱情
他还唱了王菲的红豆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没想到几个月之后 尽一语成谶
看了情圣 吃了火锅 在地铁里依依不舍
想来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之后也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
微信上的备注
我叫他傻瓜 他叫我坏蛋
感觉像两个小学生 自得其乐

微信头像也换成了春光乍泄里的壁纸
他用的张国荣 我用的梁朝伟

后来每次见面不是汉街就是江汉路
我向来不爱逛街的人
在一起的前一个月 比我一年逛街次数还要多
宜家 省图 永旺 万达 走遍了
晚上就出去开房
做些羞羞的事情

大叔有强迫症 脱的衣服都会用衣架挂的整整齐齐
相较这些我算不修边幅了
后来很多朋友都说我有直男癌
我就说我本来就是直男啊
大叔回击我 都弯成一盘蚊香了

我问大叔 为什么只有处女座没有处男座
大叔说 不知道
我说 因为处男都射在了手上 所以有了射手座
我会给大叔读诗
读余秀华的 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他会给我唱 陈洁仪的心动

我对大叔说 从此王子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大叔问 那公主怎么办
我回他 公主和小矮人在一起了
微信经常不经意的说情话
聊天的时候忍不住老司机开车
跟他说 我是个粗人 而且长的不行
让他坐上来自己动云云

过年后几天 和大叔一起去厦门
围城里也有提到 两个人在一起能否长久出去旅行一次就知道
也有成田分手的哏

未曾想到的是大叔居然因为行李箱打不开
耽误了下午的动车
第一次对大叔发火 很生气
票不能改签不能退 只得作废
然后从南昌中转到厦门
在南昌的晚上惩罚了大叔的肉体
辣手摧花 哈哈哈

一路的行程还算和谐
这肯定是假话 会为各种问题争执
个人对厦门的吃的兴趣不大 物价比武汉高很多
我觉得出去玩 吃饱就行 所谓特色尝尝就好
我就不信厦门市土著每天都吃海蛎煎土笋冻沙茶面
大叔说 自己是出门旅行只吃所谓当地特色连饭都不吃的人
这点实在不能苟同
鼓浪屿不大的一个小岛
龙头路走了不知道多少遍

在厦门回武汉的飞机上
我说到时候去台湾也算出国了
然后因为台湾的领土问题争了半天

有次在汉街的星巴克吵起来
吵的原因是 身为gay是否值得骄傲
愣是把星巴克当成了奇葩说的现场
后来觉得不该激动
败坏了武汉的和谐风气

回武汉后的时间 忙着论文实习的事情
但大叔每天闲着没事
我觉得他把太多的精力放在我身上 觉得不自在
感情这东西 需要适当的空间和距离
就像小说和电影里的留白

后来的后来 由于各种复杂原因
我和大叔说了分手
感觉自己的情感都逃不多三个月的魔咒
不管是成都的 中医的 还是他

大叔满足了我在物质上的虚荣
这话说的很直白
带我去星巴克 每次点不同口味的咖啡
摩卡 拿铁 美式 卡布奇诺 焦糖玛奇朵
有人说 星巴克不算什么
但对我而言 足够奢侈了

大叔送的纪念版武汉通 每次出门都会用
情人节送我的手表 表带被我弄坏
于是静静的躺在抽屉里
后来给我号称祖传的玉石 一直戴在身上
因为君子如玉
而我能给他的 只有一颗赤诚真心

很多细节都没有一一赘述
只想用杨绛先生的那句
世间好物不坚牢 彩云易散琉璃脆
如果要问最后一个问题
我的回答是 爱过

找截图的时候看完了所有和大叔的聊天记录
从开始的互撩到后来日常琐碎的交流
都说爱终究会归于平淡
陈奕迅歌里有 荡气回肠是为了最美的平凡
朴树也唱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重点是 他们经历了荡气回肠 跨过了山和大海 也穿过了人山人海
二十岁的我 涉世未深 想看人间繁华
三十岁的他 心已沧桑 想要旋转木马

如果我也三十 渴望安定
我会和他拟把疏狂图一醉 赌书消得泼茶香
但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
我还有一腔热血 向往一无所有的远方

苏轼说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 自难忘
黄庭坚说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纳兰性德说 背灯和月就花阴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十年相隔无数的山河岁月和人生阅历
又或者我年纪尚轻 不够成熟
我还想多感受些喜怒哀乐
体会更多人事的悲欢离合
注定一生浪荡

那个,我吃饭了~回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