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偷心》剧本:张国荣死亡之谜,人生不过一场荒谬的巧合

楼主:木公坊 时间:2019-06-25 03:09:02

 同频的人终将相聚

     

     人生如戏,却无剧本。上帝和佛祖本没有性别的,我们或许误解了神的好意。人在荒诞的巧合中败给死亡,在最后一刻才知一生浓情钟意于谁,恰似偷心。——《偷心》


《偷心》

——献给永远的 Leslie 


网络电影剧本 


第三稿纲要


编剧:木公


原创版权依法保护

 

本剧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暴雨夜  江南  小镇 

 

雨幕笼罩小镇。

 

“爱火宾馆”的霓虹灯夹杂在现代建筑中。


忽闪忽闪。

 

闪电降临。

 

红色套头雨衣的人,手执红色雨伞撕开雨幕。

 

红色的高跟鞋和红色的背影拉长雨巷。

 

“爱火宾馆”的“爱”字砸落巷口。

 

“爱”挣扎成呲呲的火花湮灭在红色高跟鞋前。

 

2、暴雨夜  江南  小镇 

 

雨幕笼罩荒野。

 

闪电鞭打山岗。

 

山腰碎石路。

 

白色陆虎车疾行。

 

颤动的雨刮器后,水绿色缂丝旗袍女人。

 

红唇似火,髻戴碧簪。

 

车载音乐,《月亮代表我的心》(张国荣版)。

 

一只白猫,湿立路中央,

 

幽蓝的眼神回望陆虎车的呼啸而过。

 

猫转头与一辆疾驰而来的出租车大灯对视。

 

出租车急刹声刺耳。

 

车内黑衣男向右拨方向盘,撞向山脚乱石。

 

车被乱石掀翻,甩出一道抛物线,飘落山崖。

 

3、月夜  香港  酒店  /

 

满月青辉,像一顶帽子戴在酒店的最高层。

 

电梯里,西装中年男按下第23层。

 

电梯门渐合。

 

一只右手伸入间隙,电梯门重启。

 

男人没有在意。

 

手停顿了一下。

 

男人惊悚地颤栗,凝望着门上三个手指甲上红艳的指甲油。

 

女人的右手,没有大拇指和小拇指。

 

女人进了电梯,按下第3层。

 

女人没有乘电梯,又走了出去。

 

男人的身体在电梯里摇摇欲晃。

 

4江南  中式私宅    /

 

紫砂壶落地碎成粉身碎骨的巨响。

 

一枚碎片溅到坐在四出头官帽椅上的女警。

 

一道浅血从额上染出来,像朵开败的梅花。

 

女子没有惊慌,用中指舔了舔额上的血:

 

“三叔,你唯一的儿子死了!”

 

男人转过身,眯着眼盯着女警,歇斯底里:

 

“林——大——警——官,我他妈不相信——我儿子是自己从梅岭开车翻下去的!

 

我他妈,不相信!”

 

“林志豪,你冷静点!林楠都出血了!”

 

男人身旁,身着粉色旗袍的女人边斥责边探身查看林楠的伤。

 

“冷静!我操你大爷的,我儿子死了,你叫我冷静!!刘墨兰,死的不是你亲生儿子,是吧?”

 

林志豪(彻底失控),将桌上的端砚狂甩出。

 

砚台穿碎玻璃,刺耳地裹挟着风飞奔出去。

 

“啊!——杀人啦——”一声惊叫,震飞前排别墅顶上的鸽子。

 

楼下。

 

一辆法拉利敞篷车上,驾驶座上20岁左右男子耷拉着脑袋,太阳穴上殷红一片。

 

副驾驶位上一个时髦女郎,惊悚地尖叫。

 

砚台血淋淋滚躺在车前方的青砖路上。

 

一只黑猫掠过。

 

刘墨兰和林楠起身跑到窗前,见到这一幕。

 

“操!完了!”林楠用手摸着额头,掏出手机。

 

林志豪冲着木地板吐了口痰,跌坐桌角,呼呼喘着粗气。

 

5、雨夜  香港  酒店  /

 

淅沥的雨,像贵妇蕾丝帽前的面纱,从一栋五星级酒店的最高层垂落。

 

电梯里,西装中年男按下第22层。

 

电梯门渐合。

 

一只右手伸入间隙,电梯门重启。

 

男人没有在意。

 

手停顿了一下。

 

男人惊悚地颤栗,凝望着门上三个手指甲上红艳的指甲油。

 

女人的右手,没有大拇指和小拇指。

 

女人进了电梯,按下第8层。

 

女人没有乘电梯,又走了出去。

 

男人的身体在电梯里摇摇欲晃。

 

6、江南  小镇  警局 日 

 

林志豪与私人律师李晓丽交谈。

 

李晓丽:“林先生,人死了,是家族独子,对方父亲放出话要弄死你!”

 

林志豪:“我儿子死了,我也想弄死他。”

 

李晓丽:“是的。理解您现在的心情。”

 

林志豪:“我要多久出去?”

 

李晓丽:“我们还在想办法。现在是法制社会,要按程序来。”

 

林志豪(目光呆滞):“一年?两年?三年?我等不了那么久的。太晚了。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还不如给我一粒花生米痛快!”

 

李晓丽:“志豪,你唯一的儿子林强已意外身亡,那之前的遗嘱?”

 

林志豪:(未直接回答,缓缓抬起头):“晓丽,你说,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晓丽沉默不语,十指交叉,大拇指对扣,右手无名指上钻戒明晃晃的耀着冷光。)

 

林志豪(自话自说):“有一种鸟没有脚,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他死的时候。”

 

李晓丽:“其实那鸟哪也没去过,那鸟一出生就死了。”

 

林志豪(凑上前,嘴角扬起一瞬即逝的微笑):“听着,我要死了。我被自己吓死了!”说完不再说话,抿了抿嘴。

 

李晓丽(抓住男人颤抖的手)“会有办法的。”

 

林志豪(抽手反攥住李晓丽的手):“帮我!”

 

7、月夜  香港  酒店 /

 

乌云,像拢黑纱遮在五星级酒店的最高层。

 

电梯里,西装中年男按下第24层。

 

电梯门渐合。

 

一只右手伸入间隙,电梯门重启。

 

男人没有在意。

 

手停顿了一下。

 

男人惊悚地颤栗,凝望着门上三个手指甲上红艳的指甲油。

 

女人的右手,没有大拇指和小拇指。

 

女人进了电梯,按下第11层。

 

女人没有乘电梯,又走了出去。

 

男人的身体在电梯里摇摇欲晃。

 

8、夜  江南  中式私宅  书房 

 

刘墨兰(低垂着头):“林楠,我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林楠:“林强哥哥的死,经过现场查勘和鉴定,已经确认是一起意外事故!”

 

刘墨兰:“不,我总觉得志豪有什么瞒着我?”

 

林楠:“你知道什么?”

 

刘墨兰双手掩面:“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楠上前轻抚刘墨兰的背安慰她,目光掠过林志豪的书房。

 

一面墙的书柜上摆满了书籍。很多书。

 

包括金庸、东野圭吾,克里斯蒂的书,还有纪念巨星张国荣的册子。

 

9、月夜  香港  酒店  

 

警笛和救护车灯闪烁成孩子哇哇地啼哭声。

 

尸体用白布覆盖。黑色皮鞋狰狞地露在外。

 

头部位置,鲜血渲染开来像是水墨的桃花。

 

警戒线外。两个路人在交流:

 

“晚上11点,从24楼跳下。有目击者。”

 

“哦,OK。有烟吗?”

 

猛烈地吸吮,烟丝噗嗤噗嗤地燃动,像是四月天里红灿灿的残阳。

 

10、月夜  香港  高楼的天台  

 

一张桌子。

 

摆着一杯清水,一个苹果,一盒万宝路香烟。

 

一个女人的背影在月下孤独地瘦成一株老梅。

 

女人划过火柴,一张照片被焚成祭奠的烟火。

 

11、夜  江南  小镇  囚室  

 

林志豪死了。

 

林楠:“怎么死的?”

 

同事回答的声音很小:“他,他,他……”。

 

“他怎么了?”

 

“他,他把自己给掐死了!”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你他妈是在逗我,还是要去看心理医生!”林楠狂躁不已。

 

12、江南  小镇  殡仪馆  

 

林志豪在遗照中面带微笑。边上挂着林强的遗照笑靥如花。

 

李晓丽律师搀扶着刘墨兰。

 

林楠和男友马力垂手站在一旁,表情悲伤。

 

林楠的眼光扫过一排亲朋送来的花圈和挽联。

 

有一幅挽联上写着:风华世卿沉蝶衣,绝代菊仙断小楼。

 

林楠的眉微微疼了一下。

 

13、夜  江南  小镇  中式私宅  客厅  

 

身着胭脂色旗袍的刘墨兰与身着黑裙的李晓丽,分坐罗汉床上。

 

两支立式仿古宫灯像是两支蜡烛发出红晕。

 

一只白猫蹑脚经过望着两个女人轻叫一声。

 

14、月夜  江南 小镇  画室 

 

林楠依偎在男友的怀里。

 

林楠:“大力,我有点害怕。”

 

马力:“害怕什么?”

 

林楠:“大力,我……”

 

“不要说话。”马力没有让林楠继续往下说。

 

“大力,我……”

 

“不要说话。”

 

马力,掏出一只白色万宝路烟点燃。

 

将烟递给林楠。

 

烟被猛烈地吸吮,烟丝噗嗤噗嗤的燃动,像夏夜雷劈后荒野里燃烧的枯枝。

 

两人同时抬头喊了对方名字,同时要有话说。

 

马力抢着说下去:“我收到林强的包裹了。”

 

林楠:“我想他除了寄给你,还会寄给谁呢。”

 

马力:“还有两封信,其中一封是给你的。”

 

林楠猛然起身。

 

窗外的风掀动窗帘,像一面风鼓。

 

马力望望埋头读信的林楠,起身准备去关窗。

 

林楠合上信。盯着马力。

 

林楠:“人生如戏。不过没有剧本。”

 

马力:“上帝和佛祖是没有性别的。”

 

林楠:“不疯魔,不成活。”

 

马力:“人最大的麻烦,是记性太好。”

 

林楠:“那,不如我们来一场醉生梦死。”

 

林楠抓住马力拥吻。

 

窗外的风掀动窗帘,像一面风鼓。

 

15、清晨  江南 小镇  画室  

 

沙发上薄毯盖着林楠的半个身子。

 

地上满是酒瓶、烟蒂,被撕扯的画稿。

 

林楠惺忪地睁开眼。望着马力。

 

马力坐在一边,用画笔修饰着画架上的画布。

 

画中是沙发上的林楠。

 

林楠坐起来,高耸的乳房直对着马力。

 

窗外的晨光拂过林楠的后背。

 

林楠摸出一根白色的万宝路点燃。

 

一个烟圈在画室里飘荡。

 

林楠:“我辞职了。”

 

马力:“为什么?”

 

林楠:“我不适合做警察。”

 

马力停止了作画,上前拥住林楠。

 

林楠:“你能再给我画一张画吗?”

 

马力:“什么画?”

 

林楠:“《月光男孩》里,小不点家里电视机后墙上的那幅中国画。”

 

马力:“青莲白鹭图?”

 

林楠:“是的。那部电影你看懂了吗?”

 

马力:“没有。”

 

林楠:“奥斯卡堕落了。”

 

马力:“不是,是人太容易绝望了。”

 

林楠:“哥哥会想妈妈的。”

 

马力:“妈妈在哪?”

 

林楠:“香港。”

 

马力:“你要去找她吗?”

 

林楠:“可林强已经死了。”

 

马力:“如果你们能在一起,他就不会死了。”

 

林楠将一口烟喷到马力脸上,惨笑了一声:

 

“如果你们能在一起,他就不会死了。”

 

马力推开林楠,将画架上的画扯落在地。

 

阳光沾在画中半裸的女人像涂了一层蜂蜜。

林楠(低垂着头):“东野三郎死了。”

 

马力(转身):“怎么死的。”

 

林楠:“在香港从24层跳楼了。自杀。”

 

马力:“游戏结束了。”

 

林楠:“可能吧。”

 

林楠:“哥哥真的是死于心理暗示的谋杀吗?”

 

马力:“谁知道?或者不是有意的。”

 

林楠:“是啊谁知道,为什么还要去验证呢。”

 

马力:“这他妈,太荒谬了。”

 

16雨夜 江南  小镇 写字楼  律所 

 

李晓丽将披肩的长发挽起来。插上碧簪。

 

雨清洗玻璃窗,柔和的灯光下倒映着叼着Chigar雪茄的脸。

 

黄铜烟缸里一叠纸在焚烧。

 

电话响了。

 

“是我。”

 

“有什么事吗?”

 

“你能到我家来一趟吗?”

 

“有什么事吗?”

 

“我,我家的猫死了。”

 

“你为什么不找林楠警官呢?”

 

“哦,我怀疑我家的猫就是她杀死的。”

 

“你凭什么怀疑是林楠杀了你的猫。”

 

“你来就知道了。”

 

“现在吗?”

 

“现在。”

 

“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哦,这,这个,你不来的话,你会死的。”

 

“哈哈哈哈,刘墨兰,你疯了吧?”

 

“你是在对我们的通话录音吗?”

 

“哦,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你在猜,我是不是要毁了你!”

 

沉默。

 

“怎么,不说话了?你在烧什么吗?”

 

“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你在抽林志豪送的雪茄。”

 

“妈的……你在监控我吗?”

 

“我没有监控你。”

 

“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样,我想请你放过我!”

 

沉默。

 

“你不来就再也见不到我了。我明天去香港。”

 

“兰,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不知道。”

 

“你的办公室在24层吗?”

 

17、雨夜  江南 小镇 警局 

 

刑侦队长张家强从桌下拿出了一张光盘。


插入电脑。

 

林楠:“这是什么?”

 

张家强:“你猜?”

 

林楠:“记得你说要送礼物给我的。”

 

张家强:“算是吧。这是演唱会上有人拍的。”

 

视频被点开。

 

舞台上歌星深情款款。

 

“……夜,天花板有这段戏……”

 

人群中。一个小女孩与一个少年对视,挥手兴奋地呐喊。

 

林楠:“这个女孩好漂亮啊!

 

张家强(望着林楠):“是。和你一样漂亮。”

 

张家强暂停了视频。取出光碟,递给林楠。

 

张家强:“他每场演出都刻骨铭心,收好。”

 

林楠:“听说,你要破大案了。”

 

张家强:“你要不走,我们可以一起啊。”

 

沉默。

 

18、雨夜  江南小镇  警局 /

 

警笛刺耳。院子里押着一个人走下车。

 

“怎么能这样!我就是在飞机上开个手机打了几个电话。

 

这犯法了吗?”一位企业家模样的西装男,被带入大厅。

 

“我老婆要生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和空姐解释了!我没有打空姐!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两个民警带着这个男人匆匆穿过过道,去询问室做笔录之类的去了。

 

19、雨夜  江南  小镇  警局 

 

林楠和张家强从沉默中苏醒过来。

 

张家强:“自己把自己掐死,史书上叫绝亢而死,历史记载的有贯高,杨佛嵩,景延广。”


张队长掐灭了一根烟。

 

林楠:“这不科学,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张家强:“那是历史,我们不是当事人,猜猜玩可以。谈科学就远了。

 

至于你三叔林志豪,自己把自己掐死了,可能死于自我心理暗示。我们的身体就像一部高级的机器,有些功能我们自己都不理解。”

 

沉默。

 

张家强:“你不想猜猜,他为什么要死吗?”

 

沉默。

 

林楠:“张队,谢谢你这么年对我的照顾,我这次来就是和你道个别。”

 

张家强叼出一根白色的万宝路点燃递给林楠。

 

林楠微微犹豫后接过抽起来。

 

张家强:“有一个日本人在香港38日晚11点从24楼跳下自杀。据说是张国荣的歌迷。”

 

沉默。

 

张家强:“香港警方可能还发现了奇怪的事。”

 

沉默。

 

林楠吐出一个烟圈,在室内飘荡。

 

张家强:“在电梯里,他可能会遇见右手只有三个手指的女人。”

 

林楠:“这么巧,谁会只有三个手指?”

 

张家强:“我猜不是天生的。大拇指和小拇指是被切掉的!”

 

林楠:“这么恐怖,为什么?”

 

张家强:“我猜,这是一个想证明心理暗示可以杀人的游戏。”

 

林楠:“你想说,我三叔拿命在玩一个游戏。”

 

张家强:“我不知道。或许明天就知道了。”

 

林楠:“香港警方抓到三指女人了?”

 

张家强:“你猜猜?”

 

林楠掐灭香烟:“张队我走了。谢谢你的烟。”

 

张家强没有挽留,吐出一个烟圈在空中飘荡。

 

20、雨夜  江南 小镇  律所 

 

警笛和救护车灯闪烁,警笛声好像是孕妇生孩子时的撕喊。

 

尸体用白布覆盖,露出一只脚上半挂着的红色高跟鞋。

 

头部渗出的鲜血渲染开来像是水粉的梅花。

 

警戒线外。


两个连帽雨衣的过路人在交流意见:

 

“晚上11点,从24楼跳楼的。有目击者。”

 

“哦,OK。有烟吗?”

 

烟被猛烈地吸吮,烟头的烟丝噗嗤噗嗤的燃动,像是四月天最后一季开残的桃花。

 

路边的一只路灯忽然爆裂。

 

一只看不清颜色的猫,惊叫一声逃跑。

 

21、午后  江南  小镇  中式私宅  

 

林楠和马力站在空荡的家里。

 

马力:“兰姨走了。”

 

林楠:“你知道去哪里了?”

 

马力(望向窗外):“樱花要开了。”

 

林楠和马力上楼。

 

林楠:“那儿之前有架钢琴的。”

 

马力:“林强的?”

 

林楠:“是。”

 

马力:“他会弹吗?”

 

林楠:“不会。但可以放唱片呀。”

 

马力:“音乐是可以偷心的。”

 

林楠望了望马力,笑了笑。

 

林楠:“马力,你应该去拍部电影。”

 

马力:“什么电影?”

 

林楠:“偷心。”


马力(笑笑):“去拿奥斯卡?”

 

 22、夕阳下  江南  机场大厅 

 

张家强:“这么漂亮的警花辞职,可惜了。”

 

林楠:“张队,身份重要吗?”

 

张家强:“不重要,活着就好。现在,你可以不用喊我张队了。”

 

林楠:“香港警方抓到三指女人了?”

 

张家强:“你去了就知道了。”

 

林楠:“那个,张队,哦不,张家强先生,请问你是一直和香港警方单线联系吗?”

 

张家强(笑):“你不觉得我像福尔摩斯吗?”

 

林楠笑了笑:“那,我走了啊。”

 

张家强转身。

 

林楠:“你没有什么和我要说的吗?”

 

张家强回头,既而挥了挥手。


 


林楠目送张家强离远:“操,真他妈像!”


一滴泪滑落林楠的苍白的脸,润成胭脂。

 

飞机掠过天空。

 

23、暴雨夜  江南  小镇  

 

雨幕笼罩着小镇上林立的现代楼宇建筑。

 

“火宾馆”的霓虹灯广告牌夹在建筑中。


忽闪忽闪。

 

前台,登记处秀气的姑娘被门外的雷声惊到。

 

身着黑色套头雨衣的人推门进来。

 

“你好,我来取811房间客人的3个包裹。”

 

24、暴雨夜  江南 小镇  

 

雨幕笼罩荒野。

 

闪电击打山岗。

 

山腰碎石路。

 

颤动的雨刮器后,张家强,双手扶方向盘。

 

车载音乐响起:

 


A long long time ago

I can still remember how that music used to make me smile

And I knew if I had my chance

That I could make those people dance

And maybe they'd be happy for a while.

……

一只黑猫立路中央。


幽灵一样的眼神与车大灯对视。

 

张队长加重油门,呼啸而去。

 

车载音乐依旧飘荡:


Well, I know that you're in love with him

Cause I saw you dancin' in the gym

You both kicked off your shoes

Man, I dig those rhythm and blues

……

 

25、月夜  日本 东京 私宅  

 

一个女人的背影,点开家庭影院。

 

视频:

 

舞台上歌星深情款款。

 

“……夜,天花板有这段戏……”

 

人群中。一个小女孩与一个少年对视,挥手兴奋地呐喊。

 

身后是刘墨兰、李晓丽、林志豪、东野三郎一些人的欢呼。

 

视频中张国荣在台上深情演绎和表白:

 

“我想每一个人都有一些事是永远记得的。大家都知道,我除了唱歌之外,还是拍戏的,我觉得我好好运,因为在拍戏途中,我遇到一班好好的演员,和一些好好的导演,他们和我一起合作的时候,给了我好多好愉快的经历。接下来,我自己重新剪接了一点我觉得给了我好多回忆的电影片段,就在这次演唱会,送给大

 家喜欢看我电影的朋友的小小礼物,希望你们钟意。”

……

 

26、江南  小镇 私人寓所  月夜 

 

一个男人的背影。人面对着一台电脑。

 

单指敲击出一段声频,像是聚会时的争论。

 

(略显生疏的中文发音):“……愚蠢!谁可以证明这种推测?”

 

(男子声音):“只有不爱的人才愚蠢。”

 

(略显生疏的中文发音):“好。我们打赌。”


(男子声音):“你想赌什么?”


(略显生疏的中文发音):“输者要为赢者无条件做件事。”


(男子声音):“哪怕去死?”


(略显生疏的中文发音):“是的。”


(女子声音):“这毫无意义!”

 

(略显生疏的中文发音):“你怕了?病猫?” 


(门外传来一声猫叫。


男人起身去开门。


空无一物。


男人继续回到电脑旁坐下。)


音频传出:


 (男子声音):“我答应你。”


(玻璃器皿碎裂的声音):“混蛋!”

 

(现场纷乱的声音)(女人们的哭泣声)

……

 

27、月夜   香港  私人寓所  

 

一个女人的背影。人面对一台电脑。

 

单指敲击出一段声频:

 

(略显生疏的中文发音):“医生,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最近总是做噩梦,我梦见在电梯里遇见一个只有三个手指的女人……”

 

全剧终。

 


轻触二维码,加入我们

同频的人终将相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