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张国荣去世15年 唐鹤德发文缅怀:知心惟有月

楼主:阿刚说事 时间:2021-05-04 10:07:13

张国荣、唐鹤德(资料图)

2018年4月1日是张国荣去世15周年的纪念日,唐鹤德追忆哥哥在网上发文:“知心惟有月”,表达自己对张国荣的思念之情。据台媒报道唐鹤德至今仍住在与张国荣两人的爱巢中,守护着“哥哥”的骨灰。

唐鹤德发文悼念张国荣

网友纷纷留言:“愿先生一切安好,我们都在”、“这么多年过去,他一如当年少年,而我们都在成长”、“唐先生保重,照顾好自己”。

唐鹤德送别张国荣

去年在张国荣生日当天,唐鹤德晒出张国荣旧时生日照,并配文称:“Happy Happy Birthday.”短短几个字表现出内心悲痛。照片中,张国荣面带微笑坐在生日蛋糕前面,如今再看到这张照片,难免会让人感到心酸。

2018年4月1日,张国荣逝世十五载,但有关哥哥的记忆和影像,却在脑海中一如当初般清晰。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小妹推出本篇策划致敬经典。重温了哥哥的歌单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我们想说的话,都藏在他的歌里——

To You:

我/想你

春夏秋冬/似水流年/追/失散的影子

这些年来/你在何地

MISS YOU MUCH/你听见没有

从不知/透明的你/默默向上游

胭脂扣/春光乍泄/霸王别姬/倩女幽魂

当年情/共同渡过

一片痴/有谁共鸣

路随人茫茫/爱有万万千

我愿意/今生今世/为你钟情

不确定的年纪/爱慕/一张笑脸

侬本多情/这刻相见后/刻骨铭心

雪中情/左右手

雨中的浪漫/深情相拥

情到浓时/午夜奔驰/作伴

情难自控/找一个地方/取暖

永远记得/最冷一天/一辈子失去了你

那一记耳光/火辣辣

你我之间/这么远那么近

We Are All Alone

握住一切寂寞/无心睡眠

当爱已成往事/梦死醉生

今生今世/只怕不再遇上

风继续吹/共您别离/没有烟总有花

风再起时/我要逆风去/愿能比翼飞

以后/奔向未来的日子/不怕寂寞

我知你好/无需要再多

Forever爱你

2018.4.1                  

“当你重温我在茫然中思忆里所有冷冰冰暖了”

从光阴的缝隙重温过去的年月,斯人已逝,但往事从未冷冰,张国荣的一眸一笑也从未随风而逝。

从一个年代的传奇,到一个时代的传说。哥哥你可知,记忆里的笑容一如初见,我们对你的爱也从未改变…

哥哥,春已到,树上的桃花都开了。其实我想告诉你,每年过年我还是去你介绍的那家花圃订桃花。那桃花开得可漂亮了。

——刘嘉玲

五年了,而我始终想你

“那桃花,开得可美丽了” 

每逢过年,刘嘉玲都会和家里的桃花合影,只为一人:张国荣。

那段日子,嘉玲的事业和感情都不顺心,作为邻居和挚友,哥哥张国荣特地送来一棵90厘米高的桃花。嘉玲常说,她的运气是从那一年开始变好的。

后来,每逢过年嘉玲都会去哥哥介绍的那家花圃订桃花,放在家里,在花下拍一张照。

刘嘉玲和哥哥的桃花

像桃花一样开得灿烂

“假如有天世界末日,你会做什么?”

1998年,张国荣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祈求上帝他老人家一定要提前一点通知我一下,让我有时间把嘉玲和王菲都叫到我家来,然后加上唐先生,我们四个人一块儿开一桌麻将,一直搓啊一直搓,最重要的是刚好胡一把大三元,这样人生才比较过瘾。”

哥哥这句回答,很符合人们对他的印象:潇洒倜傥,自由不羁。他经历过很多次人生:憨憨的书生宁采臣,深情错付的程蝶衣,冷劲锋利的西毒欧阳锋,细致温文的十二少,莽撞少年阿杰,孤傲叛逆的旭仔,徐徐吐着烟圈的何宝荣……他就是有本事,让自己成为那个角色。

“我会一直记得你在我心中闪耀过” 

梁朝伟曾在哥哥去世10周年时说过这样一段令人感伤的话:“这10年,我时而会想起他,他还经常在我梦里出现,如果你心里面有这个人,他去了哪里又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好有关系,我只信能够相拥才不怕骤变。可能下一个十年,我依然做不到那么洒脱,但,张国荣先生,我会一直记得你在我心中照耀过。”

图片来自电影《英雄本色》

哥哥,今年的桃花又开了。我们替你看这花开妍妍,也许,这才是纪念你的最好方式。We honestly love you!

纪念张国荣逝世十五周年: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愚人节早已贴上了张国荣忌日的标签,对于哥哥自杀这个悲伤的玩笑,它已成功愚弄了荣迷十五年。

时至今日可能依然有很多人没有听过很多张国荣的音乐,看过多少张国荣的电影,但是每逢愚人节,我们总是无法在脑海中删除掉张国荣的名字。纪念张国荣仿佛是我们于课堂里反复默写的方程式,然而我们不需证明我们的情感有多真挚,也不需要对哥哥的人生给出自己的答案,不管人们是否真的对张国荣死死痴迷,纪念哥哥代表的是我们对一个有趣且伟大的灵魂的向往。哥哥的肉体早已消融,但他的灵魂却在人们心中活得硬朗。

繁荣的香港乐坛

九十年代香港的脚步是匆忙的,它拥抱着金融房地产的暴利,站在财富积累的城市之上。而在这富饶的城市的资源背后,却是打拼起来的老一派官商对城市资源的垄断。

在这香港一片辉煌夺目的时代,头顶着天花板的年轻人必须步履不停的奋斗、做出迫于无奈的选择,渐渐地他们于逼仄的现实压力中呼吸乏力,双眼黯淡,他们急需为自己忙碌的灵魂找到一个释怀的出口。于是他们一窝蜂地涌进香港音乐的乌托邦,跟随着几位香港音乐开山宗师的旗帜,成就了九十年代香港乐坛的明光烁亮。

Beyond肆意挥洒着摇滚的自由精神,用反映现实的歌词,拓平着香港摇滚的蒙昧。达明一派细腻的前卫音乐与beyond刚柔并济,不断提升着香港音乐的内涵。随着许冠杰在1971年发布歌曲《铁塔凌云》,用香港白话入歌唤醒了沉睡着的粤语流行歌,随后张国荣、谭咏麟携手将粤语音乐推上巅峰,共同成为香港音乐在大陆的启蒙者。

即使香港乐坛是如此的闪耀,但它依然无法掩盖张国荣的光芒。

属于张国荣的时代

1977年,张国荣以他对《American Pie》的深情演绎,在丽的电视亚洲歌唱大赛中获得亚军,20岁的他带着他年轻的反叛与浪漫的占士甸式形象,踏上了娱乐圈的土地,开始书写他二十六年的传奇。

张国荣有如此多的光环,美国CNN全球五大指标音乐人、香港乐坛最高荣誉金针奖、IFPI唱片销量大奖、最受欢迎金曲奖....。如果要列举张国荣的全部音乐荣誉,需要很长的篇幅,然而张国荣并不是沉溺于对奖项的追求。他获得的诸多奖项,谨说明他的惊人才华和人们对他的高度认可。

在音乐方面造诣良高的张国荣,在电影方面也获得了极高的成就。《倩女幽魂》中他饰演了文弱纯情的书生宁采臣,《春光乍泄》中他塑造了感性细腻的角色何宝荣,在《霸王别姬》中他塑造了风华绝代的悲情角色陈蝶衣。他柔美细腻的演绎让人怀疑他是否雌雄同体,风华绝代的标签贴在张国荣身上是如此相称。



我们已熟知张国荣的“敛”,他温柔腼沉,带有女性般的亲和力,但在柔和的形象背后,是他根植于身体的浪漫不羁。


1984年,凭借一首劲歌热曲《MonIca》,张国荣奠定了他在香港乐坛无法撼动的地位,从此他便开始了与校长谭咏麟分庭抗礼的争霸时期,谭咏麟与张国荣基本包揽了所有的香港金曲奖项。

1986年,张国荣的歌曲《当年情》和《有谁共鸣》再次获得香港“十大中文金曲”和“十大劲歌金曲”的殊荣,张国荣逐步登上他香港音乐的顶峰。而在所有的媒体和粉丝热衷的张谭争霸中,他和谭咏麟双双选择退出金曲奖的争夺,他不羁的浪漫主义使他无法沉溺于名利角逐和舆论媒体的煽风点火。

他在物欲横流的娱乐圈中的特立独行就好像一阵风。1985年发行的专辑《为你钟情》中《不羁的风》就好像唱的是他对于娱乐圈的态度,“曾扬言不羁的心只爱找开心,快慰过了便再独行,浪漫过一生,尽力笑的真”。

他走上娱乐圈的土地,但从未想过让自己囚禁于娱乐圈的牢笼,他对于娱乐圈,只是一个暂时情人,不迎合,不随波逐流。而对于他深爱的音乐,他才会想“停住这风BABY 长夜拥抱DARLING 如今这个浪人 只想一生躺于你身边”。



他的浪漫不羁在他的很多电影中也有完美诠释。电影《阿飞正传》于1990年上印,张国荣用他骨子里的不羁和浪漫完美饰演了游走于90年代香港社会边缘的叛逆青年旭仔,也成就了这部王家卫的文艺片登顶之作。电影的国语版主题曲《何去何从》收录于他1995年回归歌坛后的首张专辑《宠爱》中。

“黑夜中,寻觅一些感动,不知何时相逢”。事业巅峰的张国荣1989年急流勇退告别歌坛,骨子里的不羁是他没有留恋聚光灯下的名誉与金钱,但舞台带给他的感动,让他无法割舍。1995年,在离开歌坛的何去何从中,他还是选择了重逢,《何去何从》一歌,仿佛就是这样的一篇内心自白。



“神偷怪盗、偷天换日、江湖浪子、纵横四海”。1991年上映的电影《纵横四海》同样有着张国荣对于潇洒不羁的演绎,张国荣在其中饰演一位英俊潇洒的不羁少年,与帅气的周润发和女神钟楚红搭戏。

影片杂糅着喜剧和浪漫的元素,用紧张刺激的街头枪战、细腻的情感描写描述了浪迹江湖的五人的爱恨情仇,天马行空的剧情、饱满的情感张力、火爆的打斗场面和丰富的故事层次让这部电影口碑颇丰亦斩获诸多奖项。张国荣为这部电影创作了主题曲《风继续吹》,这首歌根据张国荣崇敬的日本歌星山口百惠的《再见的另一方》改编而来,由郑国江填词,Ryudo Uzaki、Youko Agi作曲,收录在1983发行的同名专辑里,这也成为张国荣的成名曲。

《风继续吹》作为张国荣的成名曲,张国荣对这首歌有着良多的喜欢。张国荣唱道“过去有多少快乐回忆,何妨与你一起去追”。每逢张国荣的演唱会,他总是不会漏掉这首备受欢迎的歌,我们仿佛看见《纵横四海》里那个不羁的张国荣,面对着他的所爱说道“我们一起坠入爱河,搂着一齐死”。

他早已与他的音乐和舞台坠入爱河。而在告别演唱会上,好像电影里一般无可奈何的离别情节,歌尾三句“为何仍断续流默默垂”唱出他所有对音乐和舞台的牵肠挂肚与不舍。“我已令你快乐,你也令我痴痴醉,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



千禧年后的张国荣依然站在潮流的前线。2000年张国荣举办热·情演唱会,张国荣亲自担任艺术总监,世界时尚大师Jean Paul Gaultier设计了演唱会服装。



对于前卫且具有高艺术理念的“天使与魔鬼”主题系列造型,媒体却进行了刻薄而愚昧地恶意抨击,“怪胎”、“娘娘腔”等恶意人身攻击层出不穷。然而张国荣却无法因为外界的不理解而对他的艺术进行妥协,浪漫到骨子里的他,用他的不羁反抗着所有外界不和谐的声音。他用他的执着,创造了属于他的时代。他告诉世界“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讲不出再见

张国荣在每个人的心中扮演了各种角色,璀璨的双栖巨星、诱惑的梦中情人。然而张国荣将他的表现欲和野心全部奉献给了舞台了作品,他未曾想要在人们心中扮演光辉伟大形象,他只是努力去扮演一个歌手,一名演员。他像一阵风一样,撼动着整个世界,让娱乐界都听到他的呼啸。

2003年,这一股不羁的风终于停下了。张国荣因抑郁症病情失控从香港东方文华酒店二十四楼健身中心纵身跃下,在紧急送往玛丽医院的途中死亡,终年46岁。他努力去扮演的每一个角色,永远地停在了人们的心中。

张国荣的敬业精神和他浓郁的个人魅力,不仅令粉丝疯狂,也让众多明星折腰。他在娱乐圈一直有很好的的人缘。2003年4月7日下午,张国荣于香港殡仪馆举殡,唐鹤德先生以挚爱的身份打点着他的身后事。

怀着沉痛的心情,数不清的娱乐圈明星和歌迷们,带上张国荣生前最爱的:他的唱片,一副麻雀牌、一副羽毛球拍和一块四面佛四件东西参加吊唁。他们致送的花篮摆满了整条街道。这场葬礼创了香港之最。



张学友:就我所知,我亲身经历的,他敢爱而勇于承认,敢言又不失分寸,对长辈尊敬,对后辈提携,对爱情专一,为朋友竭尽所能,心地善良。他声色俱全,接近完美,不会再看到哪位艺人拥有哥哥那样的天赋和后天造诣了。

徐克:他令我明白,原来在这个大千花花世界里,人亦可以用一副洁身自爱的执着,在生活上尽做完美,勤学中外文化,不离不弃,提高艺人修养和内涵。

黄霑:如果有人问我,这个世界什么是中国文人笔下的翩翩俗世佳公子,我会告诉你,Leslie就是。

2003年7月,环球唱片退出张国荣的遗作《一切随风》,专辑中收录了十首歌,其中《玻璃之情》、《敢爱》、《红蝴蝶》、《我知你好》都是张国荣亲自作曲的歌曲。专辑上市第一天在香港就创造了一分钟卖出一张的记录,总销量20万张,打破了香港乐坛8年来的唱片销售记录。

对于这张悲伤的专辑的热卖,除了它本身的高质量,更多的是因为歌迷们对哥哥疯狂的留恋与不舍。对于始终追随着张国荣的人们,他们讲不出再见。

时至今日,张国荣已成为了一种文化。每年的愚人节,歌迷们都自发地举行纪念活动,媒体也翻来覆去地报道各种张国荣的生平事迹。他的形象并未因为时间而模糊,他流传的佳作也并未因为时间褪色。

哥哥已离开人世,但也从未和我们再见

2003年的4月1号,一个巨星陨落,而那时我只是偏远山区里的一个中学生。对于张国荣的认知,就是电视里一则娱乐新闻。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十年之后,我会鬼使神差地坐在红磡的体育馆里,跟上千荣迷一起看着大屏幕,缅怀这位巨星。我很后悔,作为一个荣迷,这份追星之旅,晚了十年,但也庆幸,在作为后荣迷的一员之后,我能有机会“这么近,那么远”的经历,我也因此相信,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2013年4月1号,我买了一张“张国荣逝世10周年纪念晚会”的票,当时买票的理由很简单,我以为是去听群星纪念晚会,但其实那一场是3月31号晚。而4月1号的纪念晚会,是荣迷们自发地追思会。

大概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四面台的银幕上,伴随着张学友的《给朋友》,播放着哥哥生前的影像,最后结束时哥哥的经纪人跟爱人一起上台跟荣迷们谢幕。那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集会,虽然我当时还是不太明白,一个人究竟有怎样的魅力,竟能使得全场的人买票来看影像,而且还哭得不能自已。

散场后,这个问题一直让我很困惑。那天的香港,微雨,散场后哥哥的的海报在雨中显得孤寂又单薄,正当我盯着那个海报看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走到立牌旁边,顿了一下,然后用袖子,拂去海报上的雨水。那一幕,击中了我,也是那一刻,让我决定要去了解这个叫张国荣的明星。

整个四月,我的生活只有一件事,张国荣。

2000年,香港举办过一次“港人爱港的理由”推选比赛,“张国荣”三个字榜上有名。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香港弹丸之地,却出了许多让人敬佩和追寻的人,这跟香港的地缘文化不无关系。因为殖民地的关系,港人向来缺乏安全感,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则是香港人的生存法则。而处女座的张国荣,因为家中人口众多,佣人带大,跟父母生疏的原因,从小就极度缺乏安全感,也因此,他会对周围对他好的人,报以十倍的感恩。缺乏安全感的人,表面上比普通人更喜欢热闹,但内心其实孤独得要命,要做不一样的烟火,就要能够成熟被燃烧时的炙热。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年他没有去参加歌唱比赛,那么他的生命轨迹是否会更长一些,但如果那样的话,他又怎么能以天空中最璀璨的星来指引我们呢?有人说人生的机遇不过三两次,抓住了,也许整个命途都会不一样。想当年,张国荣以歌手比赛亚军的身份入行,也算是抓住了机遇。但之后的路并没有一帆风顺,甚至让他举步维艰。本来要做歌手,却常常派去串演一些短剧和电影,可即便打酱油的角色,也被他那种与生俱来的特质使得角色熠熠生辉。

就像在《失业生》里,明明是演配角,却把一个贫民区少年的样子刻画的入木三分。那种不被关爱、渴望被认可的心情,在他的眉眼之间总是能传递出打动人心的情绪。当失落的落魄少年再与金贵的富家子弟的同学相遇时,同窗的欣喜和现实中的自卑,在他的举手投足间让人不禁心疼起来。

你很难会看得出,那是一个并没有多少演戏经验的美少年的银幕表现。

在演戏上,祖师爷给了张国荣这碗饭。尽管他6度提名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仅捧回一樽奖杯,但他从没放弃过。处女座的执拗就是认准了的事情,一定要务必完美实现。

在拍阿飞正传时,有一个take,他被王家卫NG了47次,那个镜头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最经典的“一分钟朋友”。阿飞的那段独舞,是张国荣自己要求的,王家卫什么都没说,就放了一段音乐,看着他发挥。他就跳啊,摆动啊,那是阿飞的世界,也是张国荣的世界,与亲人的疏离,与外界的格格不入,只有在音乐中,他们都是真实的自己。

《红色恋人》是让我很意外的一部戏,但重看你又会觉得毫无违和感。一个广东籍的革命党人在有点可爱的普通话和英文中无缝切换。想起跟烟叔聊天时,他恰好提到,曾经去《红色恋人》探班的情景。“他(张国荣)坐在那里,很安静,但他看见我们在场外,会跟我们微笑招手。他普通话那时说得还并不是很顺溜,所以每个字都说得很慢。

“他跟梅婷对戏的时候,很照顾对方的节奏,如果因为自己没跟上,他会像个孩子一样不好意思起来。”这些转述,总能让我立刻就有画面感,仿佛我也在现场看着他一样。《红色恋人》中,哥哥有句台词,“如果我不能骄傲地活着,我宁愿选择死去”。现在听来,这是否算是宿命呢?

张国荣是一个骄傲的人,但他的骄傲不是对别人,而是对自己。他在乐坛取得制高点地位的时候,为了平息粉丝们的争斗,选择暂别歌坛。在媒体盛传刘德华争唱《上海滩》主题曲的时候,他站出来给后辈发声,为刘德华解围。

在加拿大过了一段闲云野鹤的生活之后,以程蝶衣再出世,成就了中国电影史上无可替代的经典。程蝶衣就是张国荣,但张国荣并不完全是程蝶衣。这个角色里,他把自己的敏感、细节、干净、体贴全部赋予在角色上。李碧华在创作这个角色时,本身就以张国荣为原型,事实证明,在中国电影史上,再无第二人能刚柔并济地把灵魂注入到一个角色中去。张国荣展现的不是一个角色,而是一个人的魂。

程蝶衣感性、脆弱、执着甚至是疯魔,这一切与时代有关,也与他自身的经历有关。在大休之后来演绎这个角色的张国荣,之所以把程蝶衣的魂演活了,是因为现实中,他遭遇的又何止程蝶衣的人生。虚伪的娱乐圈,被虚情假意的经理人坑蒙拐骗,被对手粉丝送冥币做为礼物的伤害,被媒体妖魔化的小道消息,他都一一踩过。正所谓“他人若经我必经”,程蝶衣的悲怆,比到张国荣的生活里,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他又怎么刻画不好一个程蝶衣呢!

程蝶衣爱美,张国荣也爱美。我总跟周围的人说,哥哥很美,往往会收到不解的反馈。一个男人的美是怎么样的呢?哥哥的摄影师夏永康曾经说过,“他(张国荣)是太阳也是月亮。即便不化妆,睡眼惺忪的他也自带光环。有一次我们约了拍照,我提前到他家,他还没起床,穿着睡衣来迎我,那一刻,我觉得Leslie ,你美呆了。所以那天我们没有按主题拍,就只拍了我见到他的moment。”

哥哥的笑容有种阴柔之美,却又不失礼貌地亲切。在得病之前,他给人的印象从来没有阴影,他总是自信满满,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和朋友在一起时,他就像个大孩子。他喜欢打麻将,林青霞、刘嘉玲、王菲都是他的座上客,他喜欢跟她们闹,跟他们拌嘴,怼她们。他会怕坐在一旁的梁朝伟无聊,就给他安排端茶送水的“活”,他喜欢照顾到每个人,他享受那个过程。

在出演《霸王别姬》前,哥哥到北京找老师学了三个月的普通话和戏曲。若干年后,那位老师要来香港旅游想说探望下哥哥,他兴奋地像个孩子,只说了一句话,“你只管来,其他都不用管。”老师很惊讶,彼时张国荣已经是国际巨星,竟还记得自己。哥哥不但说到也做到了,他全程陪同了那位老师。哥哥总对粉丝说,你们只要提起80年代的香港艺人,随便记得我就行,但他自己却把每个有过交情的人记在心里,放在心上。

哥哥跟梅姑的交情,应该算是香港演艺圈里代名词般的存在了。巧合的是,我的一位姐姐,曾经给梅姑的姐姐工作过。一来一往间,也常见到哥哥。她的印象里,梅姑走路带风,哥哥稳健潇洒,两个人似兄妹又似情侣。哥哥会常派人给梅姑的姐姐送花来,病房里经常花香四溢。他很宠溺梅姑,但也会怼她。两人都是非常讲义气,对别人的请求几乎从来不说拒绝。梅姑性情急了点,但每次和哥哥一起的时候,她就会变得很小女生。

如果有比较多的女明星在一起,哥哥去交际时,她都会吃醋,讲说自己被“冷落”,引得哥哥发笑。“他们在一起真的很快乐,那份快乐可以感染到周围的人。”姐姐还告诉我,哥哥只要在香港,他就会和梅姑一起请粤剧的老前辈们饮茶,几十年来没有变过。

从2013年开始,我因为工作的原因,有机会采访到哥哥曾经非常交好的朋友,毛舜筠、梁家辉、梁朝伟、王家卫、张学友。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都会偷偷说一句,我是哥哥的粉丝。梁家辉先生曾经听完我的这句话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也是。”而毛姐,则给我了一个拥抱。他们微小的这个举动,总会让我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仰望星空,我们所看到的是同一颗星,我们所思念的,是同一个人,他叫张国荣。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