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国学共读 | 瘦尽灯花又一宵

楼主:有书国学共读 时间:2020-03-25 16:01:23

文 | 婉馨 · 主播 | 阿成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清] 纳兰性德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你何时会非常思念一个人,相思占据了你的心时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大概是想见而不得见,相聚却又必得分离后,便会产生相思吧。

 

我想这感受应如李清照与丈夫分别两地后写的《一剪梅》:“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当别离已成事实,令人深感无奈,就象春花不由自主地飘零、随着流水消逝而去一样。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词人感觉到一种“长恨此身非我有”的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悲苦。

 

况且,韶华转眼即逝,人生又有多少如春花一般的美好时光呢?词人不禁为此长长叹息。

 

李清照深深懂得丈夫对自己的思念也是相同的,所谓“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出于对丈夫的理解,更增添了分散两地的思念之情。

 

郑愁予也曾写过: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是的,思念一个人时,会寂寞,会空虚,会无聊,会落寞、会忧愁而抑郁,每个有情人都会遇到这种状况。

 

纳兰性德更甚!

 


前面我们品读了纳兰的塞外词和悼亡词,远离家园让纳兰思乡难忍,爱妻离世,纳兰心里万分哀痛。

 

但是纳兰还有很多其他的莫名其妙的心绪,一首歌会让他消沉悲伤,一盏灯会让他思绪悠扬,一件事会让他顿觉人生无聊,一个人会让他魂牵梦萦,他不知怎地,总是会有不安、寂寞、凄凉、失望、空虚的情绪,这些情绪常常笼罩他的心头。

 

正如李清照写的: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

 

纳兰常伤离念远,感叹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暗暗地消耗,就像那一缕轻烟透过碧纱一般让人唏嘘光阴的消逝。

 

当他的种种心绪无法消遣和排解,他会将满腔的思虑蘸入墨汁里,然后让心绪从笔尖流泻成飞扬的线条,便成一篇词。


比如他想念某个情人,一想就到了天亮,而那个女子是一个幻灭了的梦,他难受之极,便写出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清] 纳兰性德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纳兰以清婉的笔调写相思,相思仿佛临风而动,萦人怀抱,这首爱情词,是他在风雨交加的萧萧雨夜,听到不知是谁在翻唱着那凄凉幽怨的乐曲,让他寂寞难耐,呆呆的望着灯花一点一点的烧尽,彻夜难眠。

 

雨夜难眠是一种煎熬啊,理不清到底都是些什么事萦绕在纳兰的心头。


让他不管是朦胧的睡着,还是浑浑噩噩的醒着,都感觉如此的无聊,梦中追求的快乐完全在麻乱中幻灭无痕,心中抑郁不安,满心无言的忧愁。

 

现实之中的你有没有曾经一转身,就错过了她春天般的明媚,没有了她如夏的热情,看不见她秋天般的柔美。


你是否只好独坐在冬季的边缘,把写给她的思念停在回车键,把想她的话撒向了来往的风,咖啡厅一首莫名的情歌便让你流泪,一想念便是彻夜无眠。

 

如果你也有过这样的体验,便懂得纳兰心中的思念,灯花瘦尽亦是人神伤瘦。

 


纳兰思念谁?梦里到谢桥,谢桥是谢娘所居之处,谢娘是一个泛指名称,古时候的人把所爱的女子(或妓女)称为“谢娘”。


看来纳兰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个女子,而这个女子不知所踪,他唯有梦里追寻。

 

这个女子到底是谁?是亡妻?是初恋?是红颜?是某个深巷里的如丁香花般发出过充满幽怨叹息的女子?还是纳兰心中幻想的情人?不得知。

 

纳兰眼界大而感慨深,他有无尽的思念,也许就像黄天骥说的那样,纳兰患上了一种时代忧郁症。

 

说到抑郁症,我们不禁会想起一个人,2003年4月1日,"哥哥"张国荣永远离开了我们。关于张国荣死亡之谜的猜想一直在持续。

 

张国荣为什么自杀?其外甥女揭开自杀之谜,她说:抑郁症令舅父饱受折磨。

 

《偷心》的编剧、女作家何冀平说:在与张国荣的接触中,没觉得他没有抑郁性格,是一个随和、坦然、率直的人。

 

但她也认为他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人太成功了,有时反而找不到自己的寄托在哪里。

 

“哥哥”之所以得了抑郁症,个人觉得,除了何冀平分析的原因之外,还有就是工作的压力和他本人感情的不顺。

 

从张国荣的身上,我们是否看见纳兰的影子,都是才华横溢,倍受尊宠,广受关注,事业成功,他们何其相似,不同的是,一个是演员,一个是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卫。

 

纳兰是伴君如伴虎,其心中压力可想而知,更不幸的是,青梅竹马的初恋被君王夺去,心上人锁在深宫,纳兰本可天天面见她,却又不能见,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要压制自己的内心,强装云淡风轻,心里会多压抑苦闷?

 

纳兰自己的爱妻又只给了他三年的幸福时光便匆匆离去,上苍在这点上对他是吝啬的,给了他荣华富贵,高官厚禄,功成名就,就不会给他长久幸福顺心的爱情,妻子逝世给纳兰打击是沉重的,怎不让纳兰痛心裂骨?


一切的一切,让纳兰抑郁寡欢,常会想念过去,而过去又回不去,失眠,和无端的情绪低落,心里痛苦难当,觉得人生无聊,寂寞难耐,空虚无比,生无所恋,便有了今天我们所读到纳兰的词:


《采桑子》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纳兰就这样意兴阑珊,多情又无奈,愁绪萦绕,清醒的看着世风变幻,痛苦折磨着他,便有了一种病:时代抑郁症。

 

有时候,我们也许真的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但我们可以掌控自己面对命运的态度。

 

不管我们的生活是贫穷还是富贵;不管是得之所爱还是失去所爱;不管生活是一帆风顺还是坎坷崎岖,我们都可以选择让自己乐观快乐,可以选择让阳光照入生活,而不是让生活一片阴雨,也许山重水复无路时,再坚持走几步,说不定就柳暗花明又一村。

推荐阅读

国学共读 | 纳兰的心事,高贵的寂寞

国学共读 | 长相思、莫相忘

国学共读 | 只道当时是寻常



婉馨:乡野臭老九,在浮华的世界里,静静聆听和抒写生命的感动。


阿成,长岛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微信号:fac792。新浪微博@阿成Alan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