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纯K·留影】张国荣与唐鹤德的惊世爱情

楼主:纯K上海 时间:2021-09-01 06:41:48

        这不是小说,而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故事,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这,也是爱情。

 

 

       1982年12月9日,香港丽晶酒店,他遇见了他。彼时他26岁,而他不过24岁,都是青春年少,一个是歌坛新秀,一个是性情中人,少年裘马,衣履风流。上一辈的相识,使他们开始了往来。结果,他爱上了他。这时候他的事业,有了掌声,也有嘘声。而他,一直是银行界的精英,并开始为他打理财务,甚至在他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倾囊相助。

 

 

       那些日子,两人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张国荣不缺后退的港湾,为一份坚实的爱恋,甘愿放弃得来不易的成功,唐鹤德向所在的银行申请驻加工作。温哥华的咖啡甘醇香浓,清晨醒来,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的山脉,天边的飞云,绿草成茵。邻居家的小鹿跑到花园里吃鲜花,被张国荣唤为“斑比”。在这样神仙美眷般的世外桃源,没有干扰和羁绊的天空,只闻到爱情清新的味道。

 

 

       他,渐渐走红,成为天王巨星,却在高处退别歌坛,移居加拿大。山顶的小屋,一个在屋里看昆德拉的书,一个去邻居家提壶水避邪。回到香港,他不再惧怕媒体,他说: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告诉世界,什么是光明磊落。而他,永远在他的身后,开车接送,一起打球,替他理财,在他累了倦了笑了睡了的时候,陪伴着他。

 

 

       在他和唐鹤德的照片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开车接唐鹤德回家,或者是陪张国荣参加各种宴会的。在神采飞扬的张国荣身边,他不动声色却又不可或缺。然而每当他们在一起时,张国荣看起来总是像小孩子一样那么的幸福和快乐,和任何一个受宠的恋人一样,有着格外明媚而柔软的表情。

 

       外面在下雨,唐鹤德便急忙赶过来接张国荣,他远远的下车,先老远地冒雨跑过来把伞递到张国荣的手里,然后才跑回驾驶座调车头,将车泊到张国荣的面前。张国荣微笑地举着伞,站在那里,静静地凝视着车里那个深爱的人。如此这般默默相守的温情,远胜万两金。

 

       多年以来,他在人前人后提起唐鹤德来,一直是赞不绝口,充满了尊重和爱护,有时甚至会贬低自己去夸奖唐鹤德。唐鹤德在患难之中借薪水帮他度过难关的事,他讲了一次又一次。他说自己对不起唐鹤德,因为唐鹤德为他而受到狗仔队无穷骚扰,被迫放弃事业,失去了个人生活。他说唐鹤德给了他太多,他一辈子都会感谢他。

 

 

       在过了许多许多年发生了了许多意想不到事情之后,本照片屡次被各大杂志网站评选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牵手”、“本世纪最坚定的牵手”以及“本世纪最感动的牵手”。有一种温暖,在夜灯朦胧光影中,萦绕无声息地流露出来……慢慢地,狗仔们在不经意间惊异地发现,这两个深爱彼此的男人,居然连走路的步伐都如此一致、和谐。

 

       一次又一次的电视访谈节目里,他高兴地听着主持人夸奖他的另一半比他还要好,说“我也觉得他好好。”“他是我的情人、朋友、弟弟,是主赐给我的礼物。”他的所有财产都是和唐鹤德共享的,他开的所有公司都是和唐鹤德联名的,他形影不离的爱车车号是DC339,粤语的“唐张长长久”。

 

 

       张国荣发现有狗仔队跟踪偷拍,而他不但没有保持距离,反而在此刻故意地牵起唐唐的手给后面的那群无耻之人看,当他看见了后面偷偷摸摸的闪光灯,发现了爱人坚定的笑容,便领会了他的用意,也毅然转过身去,牵起深爱的那个人的手,再也没有回头。牵他过马路,牵他进屋子,两人紧扣的十指再也没有分开,仿佛就这样牵着手,牵着牵着,便已是一世。

 

 

       1998年,张国荣经历了人生又一波折,失亲。灵堂中,他一双眼睛里全是泪光,亲情的世界,却最终再塌一角。然而令观者惊讶的是,唐鹤德居然公然亮相陪伴。他开车载他来,以干儿子的身份排在子女中,以主家身份打点一切,和张国荣一起折金银、烧纸钱,一起送走母亲。站在台上,在几千个镁光灯的照耀下,在无数摄像头闪光灯背后那众目睽睽之下,就那么直接地向全世界宣告:没错,这个男人,他就是我的挚爱。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唐鹤德在某处,静静聆听,轮廓优美的脸上,浅浅的微笑,默契的甜蜜轻轻荡漾开来。1997年1月4日的夜晚,在八万人聚集的音乐会上,张国荣身着一身黑色礼服,打好领结,独自站在皎洁如月光的灯柱里。

 

       “这首歌,送给我的母亲,也送给我生命中一位最挚爱的好朋友。其实你们也猜得到是谁,还不就是唐先生么?”在张国荣的心里,只要是真爱,就容不得不予承认,就容不得遮遮掩掩,更是容不得半点虚假成分。于是,他要让全世界都看清楚,他们的爱,从来都是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

 

       真挚细腻的爱,非三言两语可以尽吐。那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分明都是他对真爱的宣言。不管全世界怎么想,怎么看待我们,我只想告诉你,月亮代表我的心。那是一首《至少还有你》,张国荣一手握着MIC,一手从背后轻轻环住唐鹤德的肩膀:“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

 

 

       我是知道他们是相爱的,知道他们在千夫所指,万众瞩目,没有婚书束缚,没有儿女维系,没有合法名分的情形下,一直忠于自己的感情。但是不知道,这两个共度了二十年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竟然还保持着这样如初恋一般的情怀。1998年后,张国荣和唐鹤德已经开始出双入对。被记者偷拍的照片,真是数不胜数。再没有哪一对伴侣会被公众如此地关注着了,几乎是两人一出门就会被镜头追踪,甚至只是简单的外出购物,都会被拍下来登上娱乐头条。

 

       1999年毛舜筠的访问,更是现场的直问直答。“他是主赐给我的礼物。”说话时,他脸上那种柔软、骄傲的表情,令人久久不忘。身份曝光后,唐鹤德为了不影响到爱人的事业,在1998年毅然辞去自己年薪几百万的职位。如此光明的时刻,唐鹤德却选择将自己收回,隐于爱人身后。心甘情愿陪着张国荣到世界各地工作,操持起居,安排日程,分忧解难,打理共有资产,把更多的生命和时光融入到张国荣的身上。不管付出和牺牲有多大,只要当事人无怨无悔,就是值得。即使过再多年,双方依然能够保留初恋般的情怀和甜蜜,他们始终没有结婚。

 

 

       “其实同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后,结不结婚已不重要,我觉得我们已经结了婚。无论多忙,无论相隔多远,我们每天给对方打电话,我是一个爱家的人。”在这个滥情颓糜的游戏时代,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今天,一纸婚书又能代表着什么?又有多少对夫妻任凭亲情冲淡了爱情,摸着对方的手如同左手摸右手。

 

       从某种程度上,传媒对同性感情这个点的追逐不休,是对张国荣行业成就的一种令他难以承受的贬低与否认。面对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的歧视、唾弃和鄙夷,敬业刻苦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否认,尊严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践踏,人格被侮辱,他所有拼死拼活的努力,换来的只能是一次又一次的不公正待遇。面对这样令人悲愤却又无能为力的事实,他又如何能不烦闷、不伤心、不抗拒呢?

 

       此刻,台下的唐鹤德仍像往常一样悄悄藏在歌迷当中,眼神专注地凝视着台上的那个神一样的男人,然后跟着排山倒海的人群一起,那么努力地鼓掌、挥舞荧光棒、欢呼、喝彩、大声喊着I LOVE YOU,累了就喝一口水,然后继续欢呼……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歌迷,在支持他们心中的那一个独一无二的偶像。后来,大家都感受到了,看他们2002年的照片,张国荣的眼神已开始不对头,而唐鹤德眉宇间隐藏忧虑。原来,那时哥哥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由于过分追求完美的性格和来自各方面长久施加的压力,张国荣劫数难逃地罹患上了精神疾病,抑郁症。成月成月地失眠,头发成片成片地脱落,几个月下来,已是形如枯槁。“这几年,好多人伤害我,不但伤害我,伤害我亲人、情人,明白我是一个艺人,但都是普通人,没办法不去处理面对,不要再伤害我。不过,好多谢多年大家支持,上天公平,不论你是男是女,我最爱都是你。”哥哥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唐鹤德半步也没离开过张国荣,哪怕唐鹤德知道,当病犯起来的时候,连自己都可能会被伤害,他也仍然义不容辞地对爱人不离不弃,义无反顾地每天照顾着他。据后来医生回忆,那段时间的张国荣,每天遭受着病痛的折磨。长期以来,他每天都要忍受着中药苦涩的味道,有时候,哥哥耍小孩子脾气,不愿意喝。唐鹤德害怕不按时喝药会影响到爱人的病情,便自己先喝一口,再像哄宝宝一样地哄他,久而久之,唐鹤德也因药物的副作用,给身体带来了一些伤害。

 

 

       而尽管自己掏心掏肺用尽全力,却也无法帮他减轻痛苦。那天下午,张国荣在文华酒店24楼健身房里的时候,病又发作了……这样的煎熬已经有整整1年了。没有人能想象得出来,他那个时候身心有多么痛苦,在病发时,人的意志会时而恍惚。于是,就在那个悲伤的傍晚,张国荣从24楼跳了下来……而在张国荣出殡的当天,唐鹤德站在张国荣的遗照旁边,悲伤得不能站直。原来,当时唐鹤德垂下的手,对着爱人的遗像,就是正在做出着那个代表“我爱你”的OK手势暗号。

 

       我们相信,因为有了唐鹤德,张国荣已尽力撑下去很久了。就在出事前的一年,深知自己病情的张国荣,就因为担心这一天会真的到来,而怕没人照顾唐鹤德,曾先后致电两位幕后友人,表示多谢唐鹤德一直保护他,爱他照顾他,对他不离不弃。

 

       让我们把时光倒退,张国荣与唐鹤德原来有个爱的暗号,在1985年张国荣拍电影《为你钟情》时,戏中有一个追女生的OK手势,后来他在演唱会上就一直偷偷以这个手势向台下的唐鹤德示爱,《为你钟意》主题曲也是张国荣送给唐鹤德的定情曲。不禁又想起了张国荣曾说过的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我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爱人对我的爱。”无论什么时候,他都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会天长地久、地老天荒。

 

       从葬礼开始到现在,纵使是哭泣也会尽量克制自己的唐鹤德,在那一刻,对着慢慢散去的烟雾,他终于忍不住眼泪溃堤,伤心欲绝,嚎啕大哭……终于忍不住一声一声地哀哀呼唤……阿仔,阿仔,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几天后,身穿睡衣的他强忍住泪水,两手紧握栏杆。有些记者别有用心地问他:“此刻你是不是最爱张国荣?”

 

       突然间,一向内向腼腆的他情绪激动地说:“你为什么说是此刻?我一直深爱着他,不止现在,二十年几乎都是如此,我和他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直到现在,唐鹤德仍然独自守护着他们自己的家,从未离开……

 

       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话:我会让你比我先走,帮你安葬,让你安心。把痛苦留给我,把寂寞留给我。这,就是我疼你的方式。

 

       这不是小说,而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份惊世骇俗的爱恋,是发生在两个玉树临风的男人身上的传奇。因此,此刻,就让我们虔诚地为他们祈祷,期待着伟大与宽容的时代到来。愿你们,来生幸福。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