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张国荣:如果当年你嫁给我,可能会改变我的一生.

楼主:鳗鲸的海 时间:2021-06-22 14:05:02


2017/03/31  周五

插图:张国荣


游水开始


写给偶像的信:


每年的四月一号,于我而言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2003年的这天,你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一跃而下。当时内地的电视里,凤凰卫视,TVB全是关于你的报道。


母亲看到了,把写作业的我从房间里叫了出去,我们盯着电视画面,一言不发。


不少各地前来的粉丝,在酒店楼下献花,悼念,泣不成声。而对当时的我来说,香港是一个遥远的地方,7个小时的车程,我没法去送你。


可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决定要去一趟香港。






我到香港追星,偶像却走了10年



那一次“决定”,整整迟到了10年。十年后,我一个人在香港,把你经过的那些地方都走了一遍。


最后,我站在文华酒店对方的马路,抬头望望24楼,真的好高,我在想,一个人得痛苦到什么程度,才可以有勇气做这样的决定?


这是后来的报道——



当日下午六时,张国荣相约陈淑芬到文华东方酒店饮下午茶,陈淑芬到了,哥哥未到。未几哥哥打她手机:“你到酒店门外等我,很快便会见到我。”

  

陈淑芬在门外站了约五分钟,张国荣就在文华东方的24楼跳下来,先跌落二楼的檐蓬,再弹跌到马路上。



对于喜欢你的歌迷,影迷来说,你的离开,很大程度来看,它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你的离世,以及抑郁症,在短时间内,不能被理解。


我在那个红绿灯路口站了好久,突然想起,你的昔日女友,跟你一起演《家有喜事》的毛舜筠,她曾经回忆道——


最后一次见到你时,你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狂抽已经戒掉的香烟,手也不停在抖,甚至要用脚夹着另一只手。


看着你在跟酒店服务员要来的纸上,用好看的笔迹,写下绝望的一句“一生未做坏事,为何这样”的时候。


我突然能够理解你了,对你来说,那大概是最有疗效的方式。






“I am what I am”



你是一个好人,印象中你对娱乐圈的反抗有过两次。


一次是80年代,香港歌坛出现谭(谭咏麟)张(张国荣)争霸时,两方歌迷吵得不可开交,打架,出了流血事件。


对方歌迷甚至疯狂的将你的车刮花,给你寄冥纸,诅咒你得艾滋病,你为了保护歌迷与爱人,在事业巅峰以“告别歌坛”这样的方式与之反抗。


一次是,2001年热情演唱会,媒体对你演出服饰的不理解与抨击,当时为你设计服装的是世界时尚大师让·保罗·高缇耶,主题是“天使与魔鬼”。


港媒却对你多加嘲讽,“扮女人,长发似贞子、着旧衫”,甚至将你的照片拿去恶搞,气得设计师宣布,“再也不会为亚洲明星设计服饰了”。


那你最信任的设计总监,那是你最为满意的演出服饰,你认为的“艺术”,却被他们批得一文不值。


一向好脾气的你愤怒的回应道,这就是我,如果换了衣服,那就不是张国荣的show了。


是那一次,你告诉大家,你最喜欢的歌是《我》,那句“I am what I am”是你说的,词是林夕填的,那也是你后来流传最广的歌。






“如果当初你嫁给我,可能会改变我的一生”



想起了你的两段感情,毛舜筠(毛毛),与唐鹤德(唐唐),这两段,实在有趣。


那一年,你在录影后台,对毛毛一见钟情,当时毛毛的追求者很多,你追到了她,在一起不久,你带她去参加家人的婚礼,把她介绍给父母。


几个月你竟向她求婚了,当时你才20岁,毛毛17,你实在吓坏了她,也难怪她躲着你,就这样,你们的感情以失败告终。


可她对你来说,依然重要。


2001年,在节目上,毛毛问你,“你的初恋是谁”,你笑着说道,“还用问吗,除了你,还有谁”。


其他主持人问起,你还特意解释道,“我们俩当年一起主持一档音乐节目,记得是在走廊里初相遇,我对她一见钟情。”


当时的你,早就是天王级别的人物,却毛毛的名气比你低太多了,可你却丝毫不避忌。


那是你第一次送玫瑰的女生,那是你动用“岳父政策”,让她的家人都接受你的女生,那是你第一次,甚至唯一一次求婚的女生。


你还在电视上对她说了一句极为动容的话,你说,“如果当初你嫁给我,可能会改变我的一生”。


见过不少分手后极力否认自己爱过对方的人,才知道你对感情是如此坦坦荡荡,爱过就是爱过,这是事实。






1982年,你遇见了唐唐,在丽晶酒店,穷得连房租都交不起的你,向在银行工作的他借了钱,那是你们第一次交集。


多年后,在狗仔跟踪你俩时,你一手拿着烟,一手毫不犹豫的牵起唐唐的手,唐唐往回望,你却义无反顾的朝前走,那是第二次看到你对于感情的“坦荡”。


你走的那一天,他一夜仿佛老了十岁,出现在镜头里的他被人搀扶着。


而你走后,你生前“91”开头的手机号码,被他沿用至今。


你们共同拥有的车,车牌都带了三个数字339,是“生生世世”,“长长久久”的意思。


他们说,在你的心里,只要是真爱,就容不得遮遮掩掩,更容不得半点虚假成分,我想也是的,你连车牌,都在宣告“我爱他”这件事情。





关于你的事情还有很多,你的歌我都听过,却没有机会等你的新专辑,你的演唱会视频我都看过,却没有机会再去红馆看你,你的电影我一部不落,却再不会有机会去影院支持。


90年代的我喜欢80年代最辉煌的你,我是“后荣迷”这件事,注定我没有办法像其他人那样去追星,可这似乎并不妨碍,我对你,以及你所有作品的喜爱。


他们常常会感慨,假如你还活着,今年应该60余岁了,你也许会有更好的电影,音乐作品;


你跟唐唐可能会领养一个小孩,你还会像热情演唱会那样,披长发,穿裙子,唱“我就是我”。


他们悼念你的时候,总引用《春夏秋冬》那句歌词,“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可我却逐渐接受了,“春天仍很好,你已不在场”。



写到这里,咖啡店突然播起了89年告别演唱会版本的《风继续吹》,你哭着唱道,“你已在我心中,不必再问记着谁”,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你的作品,你对感情的坦然与勇敢,你对做自己的执着,至今还在影响我。


你不是“曾经来过”,而是“至今仍在”。


所以我不该说“想你”,是想说,“真的谢谢你”。


谢谢你,张国荣先生。



起身上岸

这是你在这片海里的第 19 次游水





回复“遗物” 参加《遗物收藏馆》

发送话题 你今天最开心的时候

跟更多沮丧的年轻人一起“同步开心”


参与“100个真实爱情故事”,可将故事发送至后台

投稿至邮箱 seaofmanjing@Foxmail.com

我是 鳗鲸

床底藏了一扇门 

凌晨打开跳入一片海


“这是一个少了新鲜感会死的公众号”


Weibo @鳗鲸的海

投稿/合作邮箱 seaofmanjing@Foxmail.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