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1998,当世界还年轻的时候:一个女诗人和她的酒吧

楼主:天府文化ChengduCulture 时间:2020-04-01 14:21:46


1998年的一天上午,翟永明路过玉林西路,看到一家未开门的服装店门上张贴着一则招租广告。这个50平米的扇形门店风水很好,她考虑了一分钟,接下了广告。她想起巴黎著名的“花神咖啡馆”,有咖啡、酒,还有书,于是决定开店的形式是:酒吧加书店。她说,这件事既可以挣点生活费又不妨碍写作。


当年5月8日,“白夜”诞生。


“白夜”一名既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夜》小说有关,也与电影《白夜逃亡》有关,这部电影的主题曲《say you ,say me》至今还是翟永明的手机铃声。


让我们听着这首歌,一起重返成都的1998。



 01 


冯小刚的《甲方乙方》年初上映,成都人笑翻了天。笑过之后,所有人的记忆定格在了最后一幕。葛优缓缓地说:“那天我们都喝醉了,也都哭了,互相说了许多肝胆相照的话,真是难忘的一夜!几天后,我和北雁正式举行了婚礼,她父母单独找我谈了一次话,问我是不是隐瞒了年龄,我跟老人家说,我从一生出来就显得比别的孩子老。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甲方乙方》剧照



 02 


那年的春晚里,倪萍和赵忠祥担任主持,赵本山上演了《拜年》,王菲、那英唱了首《相约1998》。29岁的王菲,扎着可爱的丸子头;31岁的那英,像一道白色之光。这首歌响遍了成都的大街小巷,音响店在放,电视台在放,人们跟着唱,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


那年春晚,王菲和那英合唱《相约1998》



 03 


1月8日,《水浒传》播出,成都人家里的电视上,轮番上演着108条好汉的故事。由王思懿饰演的潘金莲太美了,她和西门庆的戏份看得人心惊肉跳!片尾出现108幅好汉画像,伴着刘欢的《好汉歌》: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98版《水浒传》剧照



 04 


4月9日上映的《泰坦尼克号》一刀未剪,很快霸占了成都人的心。还是小鲜肉的Jack迷晕了成都姑娘。不少情侣跑到锦江旁边,学着Jack抱着Rose飞翔的动作,唱起《My heart will go on》: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l you。


没谈恋爱的青年男女,就跑去租碟子,独自反复回味。


《泰坦尼克号》



 05 


很快《还珠格格》播出。每天,成都人定时守在电视机前,不少女孩子跟着电视唱那首《自从有了你》,这句要反复好几次: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我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大家连片尾也要认真听完: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不想错过任何一集,所以,那时候大家最讨厌停电。


在校园里,不论是笔记本、明信片,还是贴满课本和课桌的贴纸,都是紫薇、小燕子,五阿哥和尔康,为此,成都的小卖部大赚一笔。


班上同学要是看见谁和谁走得近,就要根据剧里面的情侣对号入座。也有不少人特别关注容嬷嬷和皇后,把她们比作自己的班主任。


1998年的《还珠格格》仍在各大电视台重播



 06 


这一年的成都人热衷电影和音乐,人们疯狂淘碟。沿街不仅布满各种音响店,比如玉双路上的知戏馆,那里的老板特别文艺,总能推荐几部经典港片。而春熙路的地上摆满打口碟供人挑选,小摊贩的嘴里时不时蹦出安哲罗·普洛斯、杰克尼·克尔森、希区柯克等名字。


有趣的是,走进音响店,要听Nana的《lonely》,成都人用四川话说:我要听“弄你”“弄你”。


Nana的《lonely》专辑封面



 07 


当年8月1日,为宣传《红色恋人》,张国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来到成都。报纸在5天前刊登相关消息,人未到,热线电话先火爆,歌迷们候机苦守一个多小时,而观众见面会的门票早在五天前就售空。  


张国荣来成都时的火热场面


张国荣得知自己下榻的金牛宾馆是中国西部第一国宾馆时,兴奋地在房间里“哇”地一声大叫起来:“怎么让我住这么好的地方?简直是受宠若惊也!”


他还为《成都商报》记者亲笔写下祝福:“成都商报读者,高兴跟大家见面!”


张国荣曾说:“这次我来四川,得好好表现表现,不能让热心的四川观众、歌迷失望,有机会硬是该来四川开一个演唱会!”


1998年,张国荣为《成都商报》写下祝福



 08 


98年的报纸还处在高速发展期,《华西都市报》是全国第一家都市报,开启了中国报业的“都市报时代”。《成都商报》《成都晚报》与之一街之隔,双方总要在同一题材上争个高下,看谁最能赢得读者的心。编辑不会错一个字,连平时看书看见错字,也习惯性地要修改;记者总是千方百计地想着如何写出高质量的稿子。


“看报”是成都人民每天的头等大事。在大街上,有不少人卖报,人们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报纸。人们还爱订报,你住几楼,报纸就被送到几楼。


成都日报报业大楼


而人群基本是以看哪家报纸分类,看晚报的多是机关人和老人,看华西都市报的多是二环外的市民,看商报的市民多在城中心,以最有打拼精神的外地人为多。


每一次报纸的追踪报道,都要引起成都街头巷尾的议论,报纸发行数就跃上一个新台阶。



 09 


98年的成都,街头上布满了公用电话机,但要是谁拿着摩托诺拉,就能引来一阵欣羡的目光。不过,当时的手机主要用于打电话、发短息,而不像现在,微信、拍照、游戏、王者荣耀和吃鸡……


传呼机还没有退出市场。成都最火的传呼台就是126。人们通过126把自己想说的话告诉给传呼员,再由传呼员转达给对方。内容当然各种各样,充满爱恨情仇。


有位成都姑娘给我讲,一个男孩子喜欢她,拨号126,留言到:希希,我好想你啊,你在做什么呢?或者是希希,我好爱你啊,我现在无所适从。特别浪漫、有趣。


1998年,红极一时的传呼机


 

 10 


那年的成都年轻人,常到毛主席雕像下碰头见面,谈情说爱。大量的人流,吸引了不少卖手提串串的小贩。小贩推着自行车,锅里摆着煮好串串,用竹签串着,特别好吃,有一个中年妇女的最好吃,围满了人。


人们要不边走边吃,要不就坐在雕像下的台阶上,一边吃着串串,一边等人。等到人了,就赶去春熙路,购物、看电影。


1998年国庆,市民在毛主席像下面合影留念



 11 


当年的世界杯堪称史上最经典的一届,球星荟萃。瑞奇马丁的《生命之杯》成为那个时代的回响!连大部分对足球不感冒的女孩子也能哼上几句:go,go,go,Ale,ale,ale!

 

不过,最令成都人、甚至全国人激动的还是四川全兴足球队!94年,四川全兴队主场1比1战平辽宁队,从此“雄起”声传遍全国,成都赢得“金牌球市”的美誉。而98年,全兴踩扁连沪,分别以1:0和4:1连克不可一世的连沪两强,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


而当年赛季最后一战,击落八一,替补上场的彭晓方一脚30米外撩射,意外将八一队踢入甲B,烈火疯狂燃烧着球迷。而后一年,全兴取得名列甲A第三,取得了川足联赛历史最好成绩。


球迷为四川全兴队加油呐喊:雄起!



 12 


对于成都文艺圈,98年是最为特别的一年。


那年的张晓刚、周春芽、何多苓等艺术家们还居住在玉林沙子堰,为方便交流,小酒馆和白夜作为公共空间应运而生。那时艺术家还谈不上大腕儿,诗、酒、画就是他们的生活,潇洒率性。


1998年初,小酒馆最早的演出吉他之夜之后的合影 


这一年年的小酒馆刚好1岁。当代艺术家们白天画画,天黑收工打伙吃饭,晚上聚在70平米的小酒馆消磨时光,一边喝酒谈天,一边交流创作感悟。也正是在那时,这些艺术家开始陆陆续续地给小酒馆画画。


当年小酒馆迎来了第一场演出:陈涤(音乐房子创办人)的民谣弹唱专场。当时的唐蕾决定每周一天将小舞台使用,这天赚不到钱也没关系。两年后,小酒馆组织九支成都乐队在北京巡演了六场,引发轰动。


1998年,艺术家沈晓彤领衔的菠菜乐队在小酒馆玉林店排练


98年的白夜,姿态新潮时尚、前卫新颖:刘家琨的空间设计,何多苓设计的店招,书架上的每一本书都由翟永明亲自挑选。店招上的男人肖像,是好莱坞导演泰勒·海克福德执导的《White Nights》里的芭蕾舞者:Mikhail Baryshnikov(巴希利科夫)。他是翟永明最喜爱的舞者之一。


白夜开张当天,煞是热闹。朋友们都来狂欢。连着几个月,都是人满为患。那真是白夜短暂的辉煌时期呵,何多苓也说,连出租车都在门口排队!

 

那年的刘家琨凭借给何多苓设计的工作室刚刚成名没几年,不像现在他能在国内建筑师中进前三。因为名气还没那么大,他也接小案子,白夜请他友情设计,翟永明还没心理障碍。何多苓说,他的设计手稿至今挂在新白夜,画得才气毕露,预示了他今天的地位。


《小翟》


这一年的何多苓50岁,他的绘画正远离美国的怀斯,向中国古代绘画取经。而在前一年他画出了风靡诗歌界的《小翟》。画中人棱角分明,有着瘦削的脸庞和敏感的眼神,一如翟永明的诗:我的眼睛像两个伤口痛苦地望着你。

 

当年的翟永明43岁,她还不敢轻易在众人面前讲话,人们还以“小翟”唤她,在此之前,她出版了书本诗集、散文集,在后一年,她又写下如今脍炙人口的那首《给我爱情,我就爱他》。


现在20年过去了,经营虽然筚路蓝缕,但现在翟永明仍然美丽,她雷厉风行、行事沉稳、豪爽豁达。对白夜的深爱,一如既往。


1998年,老白夜一角,墙上是巴希利科夫的招牌照片


钟鸣《旁观者》新书发布


这一年白夜迎来了第一场盛会:钟鸣《旁观者》的签售。钟鸣创作这本书耗时五年,定价98元!翟永明感叹到:现在,一说到写作五年,可能真的会令人闻风丧胆。


首发式当天,来的人特别多,酒吧内完全坐不下,大多数人都在门外站着,几乎所有媒体都来参与了这次活动。不到一个小时,他的书就售出了一多半。他在书里写到:许多人一边不无快感地沉湎于旧时代,而一边则惶惑地进入新时代。


98年,路上还没有那么多汽车,到处是坐着时髦女郎的三轮车、火巴耳朵,人们还喜欢读朦胧诗、王小波,着迷于肖全的“易知难”,到交谊舞厅里去蹦迪……时间在流逝,人、事、景都在改变,不能相约1998,只能告别它,但令成都人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带着1998年味道的小酒馆和白夜啊!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