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歌手推荐联盟

当年害死张国荣的人,现在都靠着怀念他赚钱

楼主:观察者网 时间:2019-06-06 00:45:2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再深一点”

ID:deeperplease


知道你们可能已经被愚人节玩得满脸思密达,所以我们就来说一个更悲伤的故事……


13年前的4月1日,某人也以一个愚人的形象,终结了自己的一生。他是谁,你或许知道。


他就是“哥哥”——张国荣。年年都纪念哥哥,今年有什么特别呢?因为2016年是他诞辰60周年。



在哥哥死后,全香港哗然:一代巨星,突然离世,一时间都难以接受。期间哭得尤为卖力的,就是香港的媒体。


哥哥去世当天,他们如是报道死讯:


香港第一大报《东方日报》及其子报《太阳报》用了整整10版报道:张国荣跳楼死。


香港第二大报《苹果日报》从头版到第十二版,都“毫不吝啬”地献给了张国荣。文章中有这么一段话,“在银幕上,他八面玲珑;在舞台上,他颠倒众生。可是在现实中的他,却是如此脆弱,他在遗书中以沮丧和悒郁来形容自己死前的感受,大概他在红尘里已经做完了他的美梦了。” 

《成报》头版标题:张国荣遁入异度空间


香港电台:通宵9个小时播放张国荣的歌曲,为哥哥而泣


无线电视在晚间新闻结束后,罕见地播放了张国荣演唱的歌曲《侬本多情》,重温“…情爱,就好像一串梦,梦醒后一切亦空…”的歌词,就好像是为这位情路坎坷的天王巨星度身定做的一样。


甚至在张国荣去世很多年以后,香港媒体都会准时准点送上一整版的缅怀文章:哥哥,想你……



看上去,港媒都很有心,很有爱,很感人,是不是?浓浓的人情味,道不尽的扼腕叹息,差一点就把小小琪弄哭了。


然而,世界总是如此吊诡。


张国荣死后倍享尊荣,生前却遭到港媒无穷无尽的嘲讽、挖苦,甚至是抹黑。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事实就是,张国荣的死,跟香港媒体脱不了关系。


他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这样一个命题:只要碰到了这样的媒体,愚人节每天都过。



首当其冲的,就是劲歌金曲奖主持人蔡枫华。1987年,劲歌金曲季选,张国荣得奖,然而主持人蔡枫华却刻薄地评论:


“一时的光辉并不代表永恒。”



然而,张国荣忍了,一句“总比没有好吧”的回应看上去洒脱异常,但此事在他心中埋下了一个种子:难道真是我自己做得还不够好么?


那么,就让自己更加努力吧~也许这样,就能消除公众对我的非议和指责。


可惜,他生在了香港。


尽管张国荣在蔡枫华事件后更加卖命地工作,一年开40多场演唱会如同家常便饭,可当时的港媒却并不喜欢一个勤恳卖力的艺人的形象。


他们要的是竞争、是冲突、是对立!


于是,当时歌坛的另一位明星就被塑造成了张国荣当时的死敌——他就是谭咏麟。


80年代后期,两位秋毫无犯的艺人,就以“谭张争霸”的面目,被命运推向了前台。



其实谭咏麟跟张国荣私交还不错,两人也时常出去打打羽毛球,但无奈经过媒体的铺陈渲染,各家的粉丝却拉开了一场血雨腥风的斗争。


而受伤的,却总是张国荣。


他被人堵在演唱会后厅,六个小时走不出去


他被人送冥衣冥楼


他的爱车被人刮花


他上台被人喝倒彩




谭咏麟密友陈百祥也亲口承认,他曾经借媒体抨击过张国荣



然而,张国荣还是忍了。


一再的退让,导致的结果却令人啼笑皆非:为平息争端,谭咏麟宣布不再接受任何颁奖,而张国荣却以退出歌坛的方式,为媒体口中的这场谭张争霸画下了一个句号。


你们这么黑张国荣,那他走了还不行么?


答案还就是,不行……转型之后的张国荣投向了电影行业,拍出过不少诸如《胭脂扣》、《纵横四海》、《霸王别姬》、《金枝玉叶》、《东邪西毒》、《春光乍泄》这样的经典之作。


但命运总爱和他开玩笑。他在金像奖和金马奖上就提名影帝十三次,只有一次获奖,还偏偏是自己没有出席那次。




至于《霸王别姬》,虽然他的表演举世惊叹,但由于影片复杂的制作背景,两岸三地的电影节都不给他参赛的资格。


广为赞誉的《胭脂扣》十二少在金像奖中以一票之差败给《七小福》的洪金宝,他没说过什么。戛纳电影节上的程蝶衣再次以一票之差惜败,他一笑了之,从来不提。


唯一表示过不满的是第三十四届金马奖,那次是《春光乍泄》的何宝荣获得提名,掂量对手的实力,他觉得自己该差不多了。



但是,输不要紧,他一身礼服出席而落败的尴尬也不要紧,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的得票居然是0。


0


0


0


……




金马奖评审团给出的理由是:张国荣在《春光乍泄》里面是“本色出演”


那你们当初提名他,是有猫病么?



令张国荣饱受非议的,还有他的性取向。他和唐鹤德二十多年的深情厮守,换成异性恋早就成了爱情模范,但是他们,所遭受的一切,一言难尽。


1995年开始,香港某家著名的水果报纸创刊,从此,香港媒体的狗仔化进程一发不可收拾。张国荣恰巧在这个时候复出演唱,记者便开始针对他的私生活而穷追不舍。



张国荣和唐鹤德一起出现,必上媒体头条



张国荣和唐鹤德没有一起出现,媒体就把两人的助手和司机,分别报道成新欢……


张国荣费尽心血开了一场演唱会,媒体却只报道:张国荣为唐鹤德献歌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



拜托,哥哥自己都说了:


“这是给人刻意的渲染。最主要那是唱给我妈咪听,因为她那时候已经癌症晚期,我知道她是最后一次听我的演唱会。我是证据确凿的,那张大碟仍有的卖,不信可以去听!我觉得已经去到岳飞时代,总给人安上莫须有的罪名!”


此事闹到最后,张国荣还是忍了:“叫我怎么回应得过来?我只有不回应!”




对张国荣的嘲讽,在2000年达到了顶峰。


2000年7月31日的香港红磡体育馆,张国荣的世界巡演——热·情演唱会正式拉开序幕。这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也是香港最热情的一晚。然而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辉煌的背后已经暗藏杀机。


很快,一切将成为定局。


那一年,热·情演唱会的门票都已被预订了90%,16万张上海八万人体育场的门票更是被席卷而光。


那一年,张国荣几乎囊括了所有华语乐坛的重量级奖项。


那一年,张国荣更是转型电影编导,并担任个人演唱会艺术总监,一手操办演唱会的任何一个美术细节。



他甚至邀请了时尚界的老顽童,麦当娜的御用服装设计师让•保罗•高缇耶(JeanPaulGaultier)给自己专门打造了《天使与魔鬼》系列的服装,只为给观众呈现出一个美轮美奂,充满前卫时尚的舞台。



一切看似那么完美,跟他精心打造的长发造型一样灵动飘逸。



但香港演唱会结束后第二天,媒体的报道却字字诛心:


“扮女人,着旧衫,长发似贞子,走光”(“贞子”就是“女鬼”的意思。)


“黔驴技穷”,“靠外在吸引眼球”,“不男不女”


“自摸”“妖风”“鬼影”


……



大陆和马来西亚巡回演唱会的主办单位信以为真,要求他在服装和造型上做出一系列的更改。


心高气傲的让•保罗•高缇耶经此一役,觉得“香港人不知所谓”,宣布以后不再为香港艺人设计服装。


忍无可忍的张国荣,这一回是真的愤怒了,他随即在之后的演唱会上发泄道:


“你们觉得我这个造型怎么样啊?千万不要说我是靓女,我最讨厌别人叫我靓女,会翻脸的!最近有朋友打电话给我,他说,不敢肯定我这个形象是好还是不好。我反问他:你是不是想看我穿礼服打领带?如果是,你就不要来看我的演唱会啦!我叫他检讨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


对于不公正的媒体,他终于毫不留情:


这是我的人生!你们凭什么抹黑我的人生!



唱歌拿奖被黑,唱得好被人咒死,拍电影被人当猴甩,特么开个前卫时尚的演唱会都被说成是变态……


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早就向这个操蛋的世界投翔了……


终于,在2003年4月1日,张国荣从东方文华酒店二十四楼健身中心坠下,那天的香港下着小雨。



也许那一天,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童年:父亲只有在过年时才回家住几天,还每天都喝得烂醉;亲哥哥竟能在溺水时抢过他身上的救生圈给自己套上,任由他咕嘟咕嘟沉下去;早早就离家赴英留学……


渴望家庭幸福,却总是收获冷眼和嘲笑。


渴望被人认同,却总是收获讥讽与抹黑。


这不就是每一个普通人苦苦挣扎的写照么?我们努力为生活打拼,为梦想奋斗,却遭受了无数白眼,被人揶揄为眼前的苟且。


我们曾经特立独行,以为自己播下了龙种,却最终被磨平了棱角,收获了跳蚤。


正如张国荣遗书的那句话:


我一生没做坏事,为何会这样?


可能,这也许是我们没做坏事的结果,因为有人已经做尽了坏事。



最后用一首歌来结尾。小小琪虽然不是张国荣的粉丝,但我承认,我是这首歌的脑残粉。


由张国荣创作的《我》。


                                                                                                                                                                                                                                                    张国荣 - 大热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泡沫再坚强,媒体轻轻一黑就破。




指定官方小号:


穿帮新闻(id:Newsfit)


唯一非官方微博:


微博@从不打脸小小琪


不一定回复的投稿邮箱:


xiaoxiaoqi1994@sina.com



本文来自:政经资讯新媒体观察者网

沟通·合作:2920915625(QQ)



中国关怀 全球视野
www.guancha.cn
微信ID:guanchacn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